第171章 崔韫就知道她得作妖了_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
笔趣阁 >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> 第171章 崔韫就知道她得作妖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1章 崔韫就知道她得作妖了

  几人窃窃私语,女娘哪个不爱俏。

  “这些衣裳实在好看,如此一对比,一楼那些实在寒酸了。可惜买不起。既然来了,不如多瞧瞧,过一过眼福也是好的。”

  一群人欢喜的看着那些精致的罗裙。

  然后看到诡异的一幕。

  适才捂住郡主嘴的女娘,财大气粗随意的拿了一件又一件。像是恨不得将满意的全部买回去。

  可她又十分挑剔。

  拿了几件又觉得难看,想要放回去时,却是一顿。

  女娘若有所思:“料子柔软,拿回去剪了擦桌子吧。”

  于是,又被她交到影五手上。

  众人:……

 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上买白菜呢!

  沈婳挑累了,就去休息室喝一口茶,歇够了再挑。

  足够一个时辰,她这才意犹未尽懒懒散散的收工。

  “就先买这些吧。”

  “小鬼,你好了没。”

  崔绒还是抱着那几件不合身的衣裙,闷闷道:“我就要这些。”

  她认真的看着沈婳:“回头我少吃些,就塞进去了。也没什么难得。你觉得呢?”

  沈婳:……“有志气是好的。”

  影五跑了好几趟才将衣裙全部抱到一楼结账处。

  掌柜笑的不能自已:“哎呦,娘子好眼光。”

  挑的都是最贵的。

  她一件一件算钱,然后说了个数。

  “一万三百两。”

  沈婳刚要掏钱,就见影五取了银票结账。

  影五扭头:“爷交代的。”

  哦。

  沈婳半点没推辞。

  她手心这会儿还疼呢!

  不应该吗!

  掌柜:“衣裳有些多,娘子若方便,回头我让人亲自送去府上。”

  “劳烦。”

  沈婳拉着崔绒就要走,可走了几步,又折了回来。

  她一手搭在柜台上。

  “三楼一群没见识的女娘掌柜最好给打发了。吵吵嚷嚷,实在令人生厌。”

  出了云想阁,成贵还在外头等。

  沈婳入了马车后,却撞上车厢内捧着书的崔韫。她有些惊讶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  崔韫放下手里的书,口吻不咸不淡:“不忙。”

  “二叔当然是等我了。”

  崔绒挨着崔韫坐下。

  “那些女娘烦人的很,别以为我不知她们来此明则买衣,暗地里打的是看我二叔的算盘。二叔这是有意避开呢。”

  说着,崔绒又很得意。

  她二叔千好万好,也怨不得那些女娘如痴如狂。

  沈婳又发现了崔韫的良好品德。

  她在上面待了一个时辰,崔韫便在下头等了一个时辰。虽然等的是崔绒,可是足见耐心。更是没有半点不虞。

  明面上的礼数还是要做的。

  “我今儿买了不少衣裳,表哥破费了。”

  崔韫也不问花了多少。见沈婳异常娇柔做作的客气,他的唇动了动,淡漠:“养得起。”

  这句话倒十分中听。沈婳未觉不妥,弯了弯眼眸。

  永昌伯爵府后日喜宴,明儿崔宣氏便回带着她们一道过去。

  崔韫自然不会一同前往。他有公务在身,而后日迎亲,是得陪同宣沉一道的。

  等马车在阳陵侯府停下,崔韫抱着崔绒下马车。沈婳随着俯身出车厢,踩着踩脚凳落地。

  视线模糊,好似有乱入的画面侵蚀,紧跟着不合时宜的轻笑带着散漫。仿若从千里之外传来,虚无而飘渺

  ——刚垂钓来的小鱼不吃,新鲜的老鼠也不吃,你这猫儿是真娇贵。

  沈婳身子随之一僵。

  她努力的想要瞧请什么,少年的面容仿若黄粱一梦消失不见。

  沈婳拾级而上有些恍惚。脚下不稳,更是一个踉跄。腰间一紧,被人稳稳扣住身子。

  “怎么?”耳侧是崔韫的嗓音。

  声线相似,偏偏一个鲜活一个如一潭死水。

 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  沈婳摇摇头:“无事。”

  她情绪不算高涨。然后也不走了,仿若没有骨头似的靠在影五身上。

  “影五啊。”

  女娘面色沉重。

  崔韫就知道她得作妖了。

  果然,下一瞬。

  “我好累,走不动了。”

  “你今儿扛了两人气儿都不喘。”

  “把我扛回东院吧。”

  不用因为她是朵娇花就怜惜她!

  沈婳:“我不怕颠簸。”

  影五从未听过如此的请求。可她一向有求必应,当即就要将沈婳往肩上甩。

  崔韫面无表情。

  “去将轮椅推来。”

  影五微微遗憾:“是。”

  沈婳倒无所谓,左右不用走路就行。她今儿走的久,这会儿累得慌。

  她入了门槛等这影五回来的功夫,崔韫倒没急着回书房。

  “明后两日,我同夫子说了,停两日教学,且算给你放个长假。”

  他半俯下身子:“不过一日五张字还是要练的。”

  崔绒苦着脸:“二叔,可我手疼。”

  “我打的是左手,难不成你还是左撇子了?”

  崔绒:……

  “眼下时辰算早,你若回去早早的写,想来睡前也能交差,明后两日放开玩。”

  崔绒:!!!

  她欢快的跳起来。

  “二叔,这是你说的!”

  “嗯,二叔说的,不过写的字得工整,若是不好,也是不成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写完崔韫都要检查的,她怕是想偷懒也不成。

  显然极好忽悠的崔绒欢欢喜喜的朝自己小院而去。

  沈婳抿唇。

  死死的抿唇。

  沈婳侧头忽而问:“若是小鬼假装右手伤了,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,表哥会如何?”

  崔韫也不意外,他凝着沈婳:“这是你幼时逃学业用的招?”

  沈婳刚要点头,下一瞬警惕的看过去。

  “自然不是我!”

  “我是最摒弃这种不端行为的。”

  崔韫也不知信没信。他只端方自持道。

  “学业繁重,她有此等惰性也在所难免,作为长辈,我自然不好拆穿她。”

  沈婳刚觉得崔韫还挺照顾小女娘情绪。

  崔韫淡淡道:“既然伤了,就在屋里好生静养着,什么时候好了,什么时候再出门。”

  沈婳有点窒息。

  关在房中,同面壁思过有何区别,崔绒能憋得住才怪。

  她只能庆幸,她在崔绒这个年纪时,没有这么一个可怕的二叔。

  她若是崔绒,得疯吧。

  沈婳只要想到画面,就浑身不舒服。

  “沈娘子觉得如何?”

  沈婳:“不想说话。”

  女娘低头,拒绝和崔韫交流,她给出个蹩脚的理由:“手疼。”

  想了想,她还补充:“十指连心。”

  新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