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094【占领黄家镇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96章 094【占领黄家镇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6章 094【占领黄家镇】

  第96章094【占领黄家镇】

  江大山的行动并不顺利,因为他是外姓,很多人都不听他的。

  黄幺和黄顺却迅速破局,他们首先收拢石匠,威胁再杀人就不给分田。又将十多个石匠分出,各自寻找关系要好的佃户,半威胁半劝阻的让众人停下来。

  至于张铁牛和陈茂生,两人在村镇里没啥熟人,只能一路暴力解救妇孺。

  嗯,陈茂生没再当气氛组了。

  张铁牛负责把人救出,陈茂生负责安抚人心,并让妇孺们跟在自己身后。

  只一炷香功夫,局面已经稳定。

  有个佃户恢复神智,看着满地尸体,“哇”的一声呕吐出来。

  赵瀚没有再亲自出手,而是仔细观察情况。

  江大山,有胆气,有脑子,因为是外姓,往往被孤立。

  黄顺,有胆气,做事稍显暴躁,不听劝的佃户,直接就拳打脚踢。但顾全大局,赵瀚召集人手时,他制止了放火事件才过来。

  黄幺,话不多,沉稳细腻,自制力强,执行力强,在黄家镇威望极高。

  如果没有赵瀚出现,他们自行起事的话,黄幺肯定是农民军首领。

  “赵相公,救命啊!”

  黄老爷的心腹家奴黄三水,这货竟然没被人打死,此刻鼻青脸肿爬出来求饶。

  黄顺疾步走过来,一脚踏其背心,将黄三水踩趴在地:“赵老爷,谁都可以饶过,独这黄三水饶不得。”

  黄幺、江大山也走来,一人拿扁担,一人持铁锹,随时准备把黄三水打死。

  黄三水惊恐大呼:“赵老爷救命,我晓得黄遵道的银子藏在哪!”

  赵瀚微笑道:“捆起来。”

  张铁牛提着斧子,带着陈茂生往这边走,身后还跟着一串老弱妇孺。

  他们把幸存者都收拢了,陈茂生边走边做思想工作:“我家公子心善,是专为苦命人做主的。你们不要怕,只要听公子的话,公子就会护着你们……”

  赵瀚扫视一眼,问道:“都齐了吧?”

  当然没人肯走,佃户和石匠们,都还等着赵老爷分田呢。

  “你们,愿意听我的吗?”赵瀚问道。

  江大山突然跪地:“全凭赵老爷做主,都听赵老爷的!”

  “都听赵老爷的!”

  众人反应过来,齐刷刷跪了一地,只求赵瀚能够兑现分田的承诺。

  赵瀚呵斥道:“都站起来,老子不喜欢膝盖软的。”

  有些人站起,有些人还跪着,都眼巴巴望着赵瀚,脑子里想的全是分田。

  赵瀚指着院中空地:“之前没定规矩,你们胡乱杀人,我也不好责罚。现在定第一条规矩,把抢的东西都交出来,全部放在那里等我处置!谁敢私藏,被我搜出来,就不给他分田!”

  众人惊骇,纷纷交出财货,害怕赵瀚派人搜身。

  赵瀚又说:“大山,你清点佃户人数。茂生,你清点还没死的黄家人。”

  两人立即行动,佃户(包含石匠)共有103人,幸存的黄家人(包含丫鬟婆子和小厮)还剩18人。

  另有几个重伤者,死活全看天意,镇上只有个蹩脚郎中。

  赵瀚宣布说:“黄遵道的田产,我拿出一半来分,优先把你们佃耕的分出,毕竟田里还有你们种的庄稼。”

  突然,有个佃户说道:“赵老爷,能不能重新分,我家佃的都是下田。”

  “对,我家佃的田也不好。”又有佃户附和道。

  赵瀚说道:“若分到下田,我会酌情给予补偿,多给你们分一些。”

  听到这话,没人再有异议了。

  赵瀚继续说道:“今天立功的,陈茂生、张铁牛、黄幺、黄顺、江大山、江良、刘柱。你们每人可以多分二亩地!”

  “多谢赵老爷!”黄顺大喜,连忙跪下。

  其余受赏的,也纷纷跪下。

  江良和刘柱,都是跟随江大山,一起过河接石匠的外姓人。

  赵瀚随即又宣布,率先站出来交投名状的,包括那个黄老实在内,每人可以多分一亩地。

  立马又跪一堆,赵瀚都懒得叫人起来了。

  其余佃户,皆懊悔不已,只恨自己太傻。若早些跟着赵老爷办事,家里岂不就能多出一两亩地?

  赵瀚说道:“铁牛,黄幺,你们带些人,去接管镇上店铺。黄遵道的店铺,现在全都是我的!分田先不急,明天丈量土地,今天把名册登记出来。”

  张铁牛和黄幺领命离去。

  赵瀚又让小红、小翠,去安抚那些老弱妇孺,顺便甄别黄遵道的直系血亲和心腹。

  取来笔墨纸砚,浑身污泥的庞春来,坐下给分田者登记造册。

  小红和小翠,家里自然也是可分田的。

  造册完毕,众人欢喜,情绪高涨。

  赵瀚笑道:“黄家还有两个大户,一个是黄二爷,一个是黄大爷。要是我哪天进城办事,这两人会饶得了你们?你们分到的田产,若不想被抢回去,就跟着我再杀一通!敢是不敢?”

  “敢!”

  “跟着赵老爷干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纷纷怒吼。

  赵瀚说:“不准杀害老弱妇……嗯,就是不杀老人、不杀小孩、不杀女人。谁再敢乱杀,就把他的田收回来。记住没有?”

  “赵老爷,地主家的小崽子也不杀?他们长大了报仇咋办?”有佃户质问。

  赵瀚回答:“先抓起来,交给我处置!”

  黄家祖宅外,已经围了许多佃户,都是闻讯赶来入伙的。

  赵瀚带人杀向黄二爷家,那些佃户主动跟随,半路上又陆陆续续增员,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变成两百多人。

  黄二爷家,大门紧闭,并悄悄派人去县城报官。

  赵瀚还没下令,佃户们就开始翻墙,又是一阵烧杀抢掠。

  分了田的佃户没乱来,可后续加入的却不管。即便半路上,赵瀚再三强调,那些家伙还是动手滥杀,生怕留下黄家孽种会有后患。

  另外还有个黄大爷,根本不用赵瀚带头,就被自发起事佃户抢杀干净。

  镇上三黄,悉数灭门。

  而参与抢劫杀戮的佃户,有六成以上也姓黄,几百年前是同一个祖宗。

  更诡异的是,赵瀚没有对黄大爷动手。可那些自发起事的佃户,在抢光黄大爷之后,主动搜来田契献给赵瀚。

  他们怕事,怕官府追究。

  因此,赵老爷必须出面顶着。赵老爷吃肉,佃户们自愿喝汤,今后给赵老爷做奴才便是。

  赵瀚对此非常无语,只能给后续起事的佃户分田。

  但是这些佃户,分到的田产较少,算是一种变相惩罚,不听话的就要惩罚!

  “赵老爷,西北边还有个李老爷,咱们一道去抢了分田!”黄顺喜滋滋跑来建言,这货分田已经尝到甜头。

  赵瀚笑道:“不急。”

  李家也是镇上的大姓,约占两成人口,祖上出过一个进士。

  不过,李家的地盘靠山,位置不是很好,许多田产都是山地。他们占据了大片山林,除了耕种之外,还会烧制木炭卖给过往客商。

  可以把李家留下,算是一个对比,让自己这边的农民,看看他们有多幸福。

  幸福,都是比较出来的。

  然而赵瀚料错了,三黄灭门的消息,当天下午就传到西北边。

  傍晚时分,无数李氏佃户,自发灭了李老爷的满门,带着田契过来投献给赵瀚,请求赵老爷主持分产分地。

  带头者叫李正,是李家的烧炭工,这场暴动也以烧炭工为主力。

  “赵老爷,田契都在这里,一亩田都没动,”李正跪地磕头道,“请赵老爷主持公道,把田产都分给咱们苦命人!”

  “李兄弟请起,我保证公平。”赵瀚只能接纳。

  这些田产,赵瀚都能自己截留一半,等于他变成黄家镇最大的地主。

  拿出一半,分给参与起事者。

  剩下一半,归赵瀚所有,可佃耕给普通农户。只要他减租减息,就能获得佃户支持,就是仁慈善良的好老爷。

  不得不承认,赵瀚也尝到甜头了,甚至有些沉迷其中。

  但是,赵瀚很快清醒下来。

  这些农民,把抢来的土地主动投献,无非是让赵瀚去扛官府压力。

  扛不住,万事皆休。

  必须以土地为纽带,将农民们糅合为一个整体。

  立规矩,聚民心,编行伍,明赏罚。

  自己拿着恁多土地有啥用?

  今后论功行赏,立小功者赏钱,立大功者分地,把自己的地全分完也无所谓。

  只要外部威胁还存在,这些农民就被绑定了。

  分了地的农民,可不会轻易跟官府妥协。

  而且,黄家镇的事情,若是传到隔壁村镇,恐怕还有人趁机起事。

  农民起义就像病毒,爆发起来很可怕。

  就拿闽南那边来举例,史姓大地主盘剥无度,府城郊外的农民只能忍受,卖儿卖女、上吊自杀也不敢反抗。

  崇祯初年,突然有农民起事,数百人冲进地主宅院,灭了史老爷的满门而分地。

  消息传出,犹如星火燎原。

  南安、安溪、永春、德化、长泰、尤溪、大田、永福、闽清、仙游……跨府连州,纷纷起事,旬月之间占领十多个州县。

  可惜,都是自发起事,农民军一盘散沙,被官军半年之内剿灭。

  清扫刷洗黄家祖宅,赵瀚当夜就住进去,押着黄三水去拿黄老爷的银子。

  (感谢echoss、龙翔升腾、皎皎明月剑飞扬、Hello付先生的盟主打赏。另外,才发现蛋灵帝是本书的宗师,感谢灵帝陛下翻牌子。)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