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2章 908【巴图尔的无奈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912章 908【巴图尔的无奈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12章 908【巴图尔的无奈】

  第912章908【巴图尔的无奈】

  黄幺率军来到玉树的一处山间盆地,看着零星散落的山羊,还有地上倒毙的战马,被搞得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罕都跑了!

  硬生生跑死大量马匹,赶在黄幺抵达之前,抢先回到蒙古驻地,带着部众直接开溜。

  “这就把康藏给舍弃了?”黄幺惊讶于对方的果决,就这点来看,罕都绝对算一号人物。

  色钦鼐说:“将军,罕都是非常强硬的人,他宁死也不会放弃地盘。”

  黄幺顿时默然,他最担忧的情况出现了。已方粮道被拉长至2000里,而敌军主帅依旧在跑,根本就不和自己硬碰硬决战。

  如果继续往前,运粮民夫肯定不够用,而且粮道必然更加危险。

  黄幺遇到了朱棣远征漠北的尴尬,他耗费无数钱粮而来,却摸不着敌军的影子,此战注定变成一次武装游行。

  昆仑山南麓。

  “父亲,我们就这样走了?”色勒莫问道。

  罕都解释说:“青海之战才是关键,得过去帮他们打仗。若能战胜青海汉军,再回康区作战也不迟。若不能战胜青海汉军,我们赢了康区汉军也没用,最后肯定被两面夹击。”

  色勒莫问:“如果在青海打输了呢?”

  罕都说道:“去了青海,要保存实力,能打就打,不能打就跑。若是输了,多多收拢部众,舍去青藏前往哈密!”

  色勒莫不再说话,心里觉得父亲太过懦弱,哪有不真正打一场就放弃康区的?

  罕都心里也苦啊,他一直在诱敌深入,但黄幺稳步前进,根本不给他偷袭的机会。自己手里只有几千骑兵,怎么在山区跟汉军正面抗衡?

  只能说,此时的罕都还未膨胀。

  历史上,再过二十年,罕都的实力更加壮大。他独享茶马古道的利润,拒绝向青海的蒙古贵族输送赋税,又跟拉萨方面彻底闹翻。而且,还屡屡入侵丽江,又在康区横征暴敛。同时得罪了满清、蒙古、西藏的各方势力,并且同时与周边所有势力作战,甚至内部还爆发藏人贵族起义。

  最后,罕都消灭了满清派遣军,却被蒙古贵族给联手弄死。

  ……

  北路大军,主帅为江良。

  将近四万正兵、数万民夫,团团包围西宁。

  大明西宁卫指挥使祁廷谏,此时已经老病不堪,军政事务皆由儿子祁兴周负责。

  “父亲,战还是降?”祁兴周问道。

  祁廷谏躺在病床上,有气无力地说:“降吧,总不能指望蒙古鞑子来救援。降得痛快一些,把土地全部献出,协助朝廷分田与民,否则咱们祁家就完蛋了。”

  祁廷谏自己就是蒙古后裔,却把盘踞青海的瓦剌蒙古称为鞑子。

  祁兴周问道:“别的将官愿意吗?”

  “管他们愿不愿意,你自去开城请降。”祁廷谏说。

  祁家实质上是西宁这边的土司,真正的西宁卫指挥使是汉人,大部分军户都是从江淮迁来的。

  当初李自成的部队杀来,汉族将领全都望风而降,只有祁廷谏、鲁胤昌这两个蒙古土司为大明尽忠。

  鲁胤昌为大明殉国,祁廷谏兵败逃亡,历史上归顺了满清。而这一个时空,祁廷谏趁着大同军没来,重新夺了西宁自封为指挥使。他一边向固始汗称臣,又一边向大同朝廷称臣,作为缓冲势力,朝廷一直没有征讨。

  现在,朝廷派兵杀到,祁廷谏不降也得降。

  城门大开,祁兴周出城跪迎,还把病重的祁廷谏也抬出去。

  其余汉人军将,也只能跟随投降。

  这里至今还在使用军户制度,一旦降了大同军,就意味着军将们失去土地,也必然失去形同农奴的军户。

  祁兴周跪在地上大呼:“西宁军民,无不盼着朝廷发兵,而今总算得偿所愿。朝廷之田政,真乃万古未有之善政,祁家愿意献出所有田亩,协助朝廷将良田分与百姓!”

  “愿意献田,分与百姓!”

  其余军将,也跟着高喊,喊着喊着就哭了,那是他们祖祖辈辈积攒的田产啊。

  江良冷笑道:“便宜你们这些狗东西了。朝廷有令,西宁故明军将,每家可带走五车财货。装银子也行,装粮食也行,只准带走五车。车架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,立即装车离开,一个月内须到兰州报道。兰州官府,会给伱们安排地方,前往山西或河北落户分田!”

  “谢陛下恩典!”

  军将们欲哭无泪,他们献城投降,还献出土地,却只能带走五车财货,还得跪地磕头感谢不杀之恩。

  临时分家都不行,必须按家族来算。

  说是可以带走五车财货,但都是些大家族,分摊下来每人能拿到多少?

  处理完这些军官,江良让随军官吏进城安民,又派小股骑兵前往周边乡镇,沿途宣传大同新朝的田政。不管是汉人军户,还是蒙古牧奴,全部获得自由之身,还能分得土地和草场。

  一时间,百姓振奋,热情拥护朝廷。

  紧接着,又派兵前往归德(贵德)等千户所,将周边的大明故地全部收复。

  秦良玉的孙子马万年,如今是陕西骑兵师的师长。

  他率领万余骑兵做先锋,直奔青海湖边的东科寺,那里是整个青海规模最大的寺庙。

  东科寺的住持,已经在南京做客数年。马万年带着住持的书信而来,督促和尚们释放奴隶,谁不听话就是违反住持的命令。

  至于这里的蒙古部落,早就带着牲畜开溜了!

  青海八台吉率领部众,一路退到星宿海,也不知他们有没有遇上星宿老仙。

  老大鄂齐尔,正在从西藏赶来的路上,因此这里是老六巴图尔说了算。

  “依我看,不如降了吧,南京赵皇帝还是很和善的。”老二车臣戴青率先发话,他曾经前往南京拜见过赵瀚。

  老五伊勒都齐坚决反对,因为他儿子是掌控康区的罕都:“不能降,大家都见过汉人使者,汉人皇帝想要咱们把康区献出去。”

  按照固始汗的安排,雪区赋税用于供养和尚,康区赋税用于供养蒙古贵族。一旦失去康区,青海的蒙古贵族们,就没了稳定的财源和粮食,今后只能在青海草原放牧为生。

  “大哥不在,六哥拿个主意。”老九衮布察浑说道,他反正无所谓,子嗣全都夭折了,没有什么别的想法。

  巴图尔说:“汉军着实厉害,听说十万漠北蒙古,都被汉军给打败了。我们就算今年能打赢,汉军年年都来怎办?但不打又不行。我的想法是,尽量躲避,不跟汉军正面交战,让汉军全都无功而返。如果遇到大好战机,也可以去打一场。等汉军撤离之后,就谴使去南京和谈。”

  “怎么和谈?”老十札什巴图尔问。

  巴图尔解释说:“汉人皇帝想要康区,可以割让一部分,但不能割让安多(玉树、阿坝、甘南、天祝)。至于青海这边,西宁等地,本来就不是我们的,汉人皇帝想收回就拿去。”

  在康藏地区,蒙古部众并未广泛分布,核心地区只有玉树、阿坝、甘南和天祝。其余地盘,全是藏族、羌族、彝族,蒙古人利用武力和宗教向各族征税。

  伊勒都齐连连摇头:“一下子割这么多出去,康区贡税就少了一大半,今后咱们靠什么生活?”

  巴图尔说:“只靠青海和安多,也是可以过日子的,我们不能贪图享受啊。”

  众兄弟皆不言语,他们早就失去争斗之心,只想着多分草场享受生活。康区被割让出去,他们还享受个屁。

  老七厄尔达尼戴青阴阳怪气道:“汉兵一来,咱们就割让康区,不如把青海也一并献出,你我兄弟带着部众去投四哥算了。”

  老四被过继给伯父,如今在新疆塔城那边游牧,地盘还包括后世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。

  老八伊勒登说:“汉人也是父母生养的,有血有肉,怎就打不赢了?依我看,狠狠打一场,打得汉兵不敢再来!”

  谁都不愿失去康区的供养,历史上,罕都盘踞康区,不愿提供赋税,就被这些家伙给弄死了。

  几个兄弟,大部分都是如此想法,巴图尔感到非常无奈。

  只喜欢打仗和放牧的大哥,此时不在这里。其他兄弟都目光短浅,平时为了草场就斤斤计较,巴图尔感觉真的好累。

  在大同军出征青海之前,这几个兄弟争夺草场,内部就来了好几场摩擦。现在闹着要跟汉军作战,可真要是打起来,根本无法齐心协力,各自保存实力还怎么打?

  如果兄弟们能够一致对外,巴图尔才不愿割地求和呢,早就率军跟汉兵作战去了。

  “现在不急着打,等大哥来了再说。”

  “对,等大哥来汇合。”

  “还有,五弟家的罕都,让他也赶紧带兵过来支援。”

  “这一仗可以打,打得汉兵不敢再来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巴图尔一脸郁闷的看着兄弟们,心头只感到深深的无奈。

  会议散去,老二车臣戴青找到巴图尔,无比忧虑道:“六弟,真打不赢啊。我去过南京,汉人非常强大。不说南京的城墙,高得能摸到云彩,就说一路上的城池,也都繁华得无法想象。光是西安的汉人,就比整个青海的蒙古部众多出无数倍。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唉!”巴图尔一声叹息。

  固始汗当年征服青藏,是借兵杀来的,主力部队全部还给了别人。他们只有数千部众,又接收了本地蒙古民众四万多。

  但青藏高原的婴儿夭折率太高,而且孕妇各种难产。

  发展繁衍许多来,蒙古部众还不足七万。便把十二三岁的孩子算上,能拉出来打仗的兵力,也顶多三四万人而已。

  大同军都不用打胜仗,只要每年征讨,多来上几次,就能搞得青海人口锐减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