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007【变故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7章 007【变故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章 007【变故】

  第7章007【变故】

  不论是影视作品,还是阅读小说时,赵瀚看到主角指着天空,嘶声力竭的大喊“贼老天”,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尴尬。

  但是,他现在自己也想痛骂——日他X的贼老天!

  日,入,直,一个意思,在明代全国通行。

  “直娘贼”看似古典文雅,其实这三个字很脏,比“日X妈”更恶心百倍,出现在央视大剧里纯属扯淡。没错,说的就是电视剧《水浒传》!

  日头,月亮,这是俗语。

  太阳,太阴,这是学名。

  在“日”字流行之后,“日头”听起来像骂人,甚至因此倒逼“太阳”,使得学名渐渐变成了民间俗语。

  那么,赵瀚为何想要日老天爷的母亲呢?

  因为他被贼老天恶心到了!

  在天津遭遇寒流,赵瀚专门花费银钱,买了几尺棉布,兄妹俩晚上裹着御寒。谁知离津之后,仅走出几里地,天气突然由阴转晴,晒得他跟小妹差点中暑。

  酷热难当。

  半路上,不得不停下来休息,找一个背阴的地方躲避日晒。

  南下第一天,只走了不到二十里路,多数时间都在歇凉躲太阳。

  傍晚抵达杨柳青镇,数十年前,此镇异常繁荣。但随着杨青水驿搬走,小镇渐渐衰落,已经不复往日的热闹。

  这里也有饥民!

  作为天津往南的第一个大镇,自然是逃荒要饭的好地方。此时大概有数百饥民,化身为叫花乞丐,在镇内镇外扎堆乞讨。

  镇上的店铺,全部选择关门,害怕被饿急的饥民给抢了。

  镇外的运河边上,有一座废弃的天妃庙。

  妈祖不但是海神,也是漕运守护神,而且有大明朝廷的官方背书。杨柳青镇因漕运而兴,集资建起了天妃庙,可如今早就没了香火。

  兄妹俩打算在天妃庙过夜,可还没走进庙门,就看到里头躺着密密麻麻的饥民。

  “这里不能住。”赵瀚拉着小妹,转身就顺着运河继续走。

  又行二里地,天色早已尽黑。

  兄妹俩沿途捡拾枯枝败叶,拿出一只破瓦罐,准备生火煮粥喝。

  “嚓,嚓!”

  从侯爷家顺来的火镰,赵瀚已经使用娴熟。

  用枯草垫着火石,再以火镰擦击,几秒钟就能引燃,方便程度不输给火柴,而且还不怕被雨给淋湿。

  大米价格太贵,赵瀚只买了三斤黍米、三斤玉米。

  黍米就是黄米,古代五谷之一。

  至于玉米,万历年间已传入中国,第一个种植省份是广西,第二个种植省份是河南。只看地域如此跳跃性,就知道有官员在推广,不论什么时代,总会出现几个做事的好官。

  底层百姓,别无他求,只能期待自己遇到好官。而且,不必是青天,能做实事就足够了。

  “二哥,我来淘米。”赵贞芳非常积极。

  赵瀚笑道:“那以后煮饭,就都交给你了。”

  赵贞芳自豪道:“我四岁就会烧火,娘跟大姐都夸我能干呢。”

  赵瀚轻抚小妹的头顶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水是从运河里舀来的,将黍米和玉米混合下锅,再撒进去一小撮粗盐,很快就传出阵阵食物的香味。

  兄妹俩大快朵颐,吃饱之后,裹着棉布抱在一起露宿。

  翌日清晨,赵瀚感觉不对劲。

  小妹浑身发烫,再去摸额头,果然是烧得不轻。

  现实就是这般不讲道理,赵贞芳跟着全家逃荒,期间风餐露宿,饥饿虚弱时没生病。在天津淋了一场大雨,全身湿透也没生病。遇到寒潮入侵,夜里冷得瑟瑟发抖,那时依旧没有生病。

  可现在天气转热,昨夜气温正常,还能吃饱穿暖,营养也算比较充足,却莫名其妙就生病发烧了!

  赵瀚怕妹妹烧坏脑子,忙问道:“小妹,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
  赵贞芳睁开眼睛,挤出一个微笑,精神虚弱道:“二哥,我没力气……”

  “那就睡会儿,先喝点粥,二哥带你去找大夫。”赵瀚安慰道。

  昨晚煮的杂粮粥,还剩下一些,赵瀚搀扶着小妹喝下。

  他没有返回杨柳青镇,因为大量饥民的存在,镇上店铺都已关门歇业,根本不可能给陌生人开门。

  十岁的赵瀚,背着六岁的小妹,就这样顺着运河,踏上前往静海县的路途。

  只前进一里地,赵瀚就双腿发颤。

  他把小妹放下来,将用以御寒的棉布,撕成几根长布条。然后从脚一直捆到膝盖,一圈圈慢慢缠绕,做成行军利器——绑腿。

  不绑腿不行,超负荷长途赶路,就算能走到目的地,两条腿也会直接废掉。

  赵瀚一手拄着长矛,一手托住小妹的腿弯,每前进一步都在咬牙坚持。

  即便休养半个多月,但这幅身体还是太弱,体力在同龄人的平均线以下。

  当初若非夜里偷袭,根本不可能杀死侯爷!

  不知走了多远,赵贞芳突然醒来,趴在哥哥肩头说:“二哥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

  “死不了。”赵瀚停下来擦汗道。

  赵贞芳还在自说自话:“我要是死了,肯定能见到爹娘,还能见到大哥。就是不晓得姐姐在哪,好吃的她以前都留给我,我这些天好想姐姐啊。”

  赵瀚安慰说:“等长大了,咱们就去找姐姐。”

  赵贞芳没再说话,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。

  又走两里地,在河边遇到一株没被扒皮的柳树。赵瀚实在走不动了,而且热得全身汗湿,只得停在树荫下歇息片刻。

  再摸小妹的额头,依旧烧得滚烫。

  赵瀚从运河里打水烧煮,又用凉水浸湿棉布,给小妹擦拭身体物理降温,趁机也让自己恢复一下体力。

  等开水不烫了,把小妹叫醒喝下。

  天空飘来乌云,瞬间遮蔽太阳,气温变得闷热起来。

  别下雨,别下雨,千万别下雨!

  赵瀚变得心慌意乱,赶紧又背起小妹赶路,正在发烧的小妹可淋不得雨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”

  短促而又沉重的呼吸,伴着天空传来的闷雷,赵瀚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挪。他不敢再停下,害怕停下来就走不动了,但渐渐的确实走不动,只能坐下来休息,顺便给小妹物理降温。

  不知何时,天空乌云散去,老天爷似乎又不打算下雨。

  赵瀚长舒一口气,本地农民却只能哀叹。

  继续前进数里,赵瀚遇到三个农民,看样子应该是父子三人。

  这些属于佃户,只给地主交租子,不用应付征税的皂吏。着实运气好,遇到仁慈的地主,允许他们拖欠田租,而且还借种子给他们补种秋粮。

  赵瀚立即停下脚步,把小妹放在地上,然后拿起长矛警戒。

  父子三人也吃了一惊,远远的跟赵瀚大眼瞪小眼。

  确认过眼神,是毫不相干的人。

  赵瀚继续赶路,三个佃户前往运河偷水。

  是的,偷水!

  枯水季节,或者遭遇干旱,为了保证漕运畅通,大运河不准任何人前来挑水。沿岸的护漕军,其中一个重要任务,就是防止农民偷运河水灌溉田地。

  双方交错而过,互相看看,都是苦命人。

  突然,赵瀚掏出一把铜钱:“老丈,你缺钱吗?”

  老农没好气道:“谁不缺?”

  赵瀚问道:“还有多久到县城?”

  老农回答:“十几里路。”

  “帮我把妹妹背到县城,这些铜子儿是定钱,”赵瀚又摸出一粒碎银子,“到了地方,银子也给你们。”

  “真的?”老农的一个儿子大喜。

  赵瀚把铜钱放到地上,又退后几步:“自己来取。”

  老农立即过来捡钱。

  “慢着!”赵瀚又喝止。

  “还有啥事?”老农问道。

  赵瀚说:“只准一人去县城,其他人不能跟着。丑话说在前头,我怕你们杀人越货。当然,你们也可以试试,我这杆矛已经杀了十多个人,不在乎多杀那么三五个。”

  父子三人,面面相觑。

  赵瀚是真的没有办法了,他体力几乎耗尽,根本不可能把小妹背去县城就医。

  只能赌一把,赌这三个农民是老实人。

  父子仨商量一阵,决定老农和次子继续挑水,长子跟着赵瀚一起去县城。他们也在赌,赌赵瀚说话算话,到时候能给一些救命钱。

  继续赶路。

  长子背着小妹前进,赵瀚持矛跟在后边,一有异动就直接出手杀人!

  二人走走停停,每前进两里地,就停下稍许歇息。顺便打水,用湿毛巾给小妹擦额头,以免体温太高把人烧坏了。

  将近二十里路,足足走了大半天,前方终于看到静海县的城墙。

  及至护城河外,那农民放下赵贞芳,转身对赵瀚说:“小兄弟,我就不过去了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赵瀚退后几步,把碎银子放地上,然后绕开等着对方来捡。

  并无意外发生,农民捡了银子就走。

  赵瀚眺望护城河对岸,心头凉飕飕的,他预感自己可能无法进城。

  只因静海县城外,也有大量饥民汇集。

  而且,饥民已经涌过护城河,散布于城外的居民区,在大街小巷到处讨饭吃。

  附郭而居的静海百姓,可谓人心惶惶,家家户户闭门不出。若再持续几天,他们也得断粮,因为根本没法上街买米。

  赵瀚背起小妹过桥,城外街道饿殍遍地,到处横七竖八躺着饥民。

  一直走到城门外,大门紧闭。

  ……

  费映环和魏剑雄主仆俩,比赵瀚晚一天离开天津,但他们走得快,此时正好也来到静海县。

  “开城门!”费映环大吼。

  门卒站在城楼上,见费映环一身儒衫,回答说:“这位相公请回,县尊有令,禁止任何人进出。”

  费映环拔剑指着城楼,气急败坏道:“快去禀报王用士,就说铅山费大昭来了。他要是不放我进去,等我回到江西,就宣扬他在静海县做的好事。横征暴敛,饿殍遍地,相食人肉……我要教他名声扫地,让王家遭桑梓父老永世唾弃!”

  王用士,就是静海知县。

  门卒不敢怠慢,立即跑去禀报。

  赵瀚眼前一亮,让小妹靠墙躺好,整理衣襟走过去,拱手作揖道:“小子拜见先生!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