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4章 681【三路开花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684章 681【三路开花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84章 681【三路开花】

  第684章681【三路开花】

  萨尔浒守军主将叫穆里玛,镶黄旗,出自瓜尔佳氏。

  这货是鳌拜的弟弟,打仗本事中规中矩。

  历史上,他为满清立下的主要战功,翻来数去也就两个而已。一是跟随汉奸金声桓,夺取江西全境,根本没打啥硬仗,江西的官兵士绅就投降了。二是领军征讨李自成残部,逼死顺将李来亨,随即收降其部众。

  由于八旗军连番败绩,战死或被俘的将领太多。接着又是内斗,弄死或下狱一批贵族,八旗军在将帅方面已经人才凋零。

  像穆里玛这种货色,竟然成了满清的中流砥柱。

  当然,如今满达海还活着,只不过领军出走,不怎么听从大玉儿使唤。

  “殿下,敌军一分为三,分割围攻两座卫城,我军当趁机夜袭其营寨,”副将图海说道,“否则拖延时日,两座卫城必然失陷,到时候敌军合兵一处,我军连出城作战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穆里玛说:“不能轻举妄动,固守萨尔浒等待援军就行。”

  “殿下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!”图海苦劝道。

  图海虽然属于正黄旗,但他的出身,却是野人女真的虎尔哈部。

  他的族人,很多都已经迁出来,而留在黑龙江流域的,如今却正在造反闹独立。这些闹独立的部族,正是八旗军抓捕奴隶的主要对象。

  图海才不会管黑龙江同胞的死活,他虽出自野人女真,却深受儒家文化影响。

  这货是个标准的文化人,以笔帖式(中高级文吏)起家,做过国史院侍读(满清皇帝近臣)。因受大玉儿赏识,短短两三年时间,就擢升内秘书院学士,接着又升为弘文院大学士。

  满清文武不咋分家,这位阁臣,居然又来萨尔浒做副帅。

  历史上,这货也是忽文忽武,担任刑部尚书期间,被调去征讨李自成残部。又在做礼部尚书的时候,被调去平定察哈尔叛乱,接着又率兵平定甘肃叛乱,最后还参与平定三藩之乱。病逝之后,追赠一等公,配享满清太庙。

  可惜能力再强,也只是个野人女真,比不得穆里玛这种建州女真。

  穆里玛死活不愿主动出击,他深知此时的八旗军,早已没有几年前的战斗力。抛开满清的政治内斗,抛开八旗军的连战连败,只说军粮不足,就能解释八旗军的战力下滑。

  这里对走私查得太严了,一粒米也别想运出辽长城,导致满清地盘年年都有饥荒。

  八旗贵族依旧在享受富贵,八旗士兵却饱一顿饿一顿。

  当兵的长期吃不饱,还特么怎么打仗?

  穆里玛只能选择死守,他怕主动出城作战,一打起来就直接崩了。

  图海这个文化人,拍袖子单膝跪地:“殿下,请挑选500勇士,下官亲率他们去夜袭!”

  “没那个必要。”穆里玛摇头。

  跟哥哥鳌拜的勇猛不一样,穆里玛性格更加沉稳。而且,500人就算夜袭成功,又能够取得多大战果?无非稍微提振军心而已。

  军心再怎么提振,也就那个样子了,除非能让士兵每天都吃饱。

  “王爷,不好了!”

 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,西边突然传来震天响,接着一个士兵前来报告:“王爷,西卫城失陷了!”

  萨尔浒的西卫城,是被火炮强行轰开的,只扛了三天就城墙倒塌。

  穆里玛和图海对此很无奈,默默前往外城墙,用千里镜观察大同军的动向。

  城西的大同军,再次升起热气球,却没有直接过来进攻主城。

  一部份继续留在西边,一部分绕过萨尔浒山,前去东边跟卢象升的部队汇合。

  至于火炮,全部调往卢象升那里,故技重施要把东卫城强行轰塌。

  翌日,轰隆隆的火炮声,便在萨尔浒的东卫城响起。这次城墙还没塌,守军就直接投降了,打开城门迎接大同军进去。

  满清的援军,依旧不见影子。

  ……

  梅黑河口(梅河口市)。

  这里本是海西女真辉发部的地盘,被努尔哈赤用武力吞并。前两年,辉发部的残余族人,在叶赫部成功独立之后,也跟着宣布从满清统治下独立。

  可惜,此地距离大同军太远,距离满清地盘又太近,起事之后遭到血腥镇压。

  代善和多尔衮相继病死,大玉儿彻底掌控大权,满达海选择带兵远离,便将辉发部的土地作为自己的私领。

  就在大同军围困萨尔浒时,几匹快马飞奔来梅黑河口。

  “那恶妇派人来了?”满达海冷笑。

  次子楞塞宜说:“父亲,是来传诏封赏的,估计南蛮子出兵了。”

  代善、满达海父子,跟大玉儿的矛盾很简单。就是他们掌控的两红旗,实力一直没有大损,严重威胁皇室的地位。

  赵瀚又使用离间计,说只接受代善、满达海的投降,其余鞑子就算投降也要杀头。

  这个拙劣的计谋,竟然起到了奇效。给了大玉儿和满洲贵族十足的借口,让两红旗分出兵权,避免八旗势力一家独大。

  代善、满达海当然不愿意,他们自认为有功无过,没听说立功还被分走牛录的。

  代善活着,大玉儿不敢动手。

  代善一死,大玉儿就寻了个由头,让杰书来继承代善的礼亲王爵位。杰书,是代善的孙子,是满达海的侄子,直接从两红旗内部分化。

  满达海因此大怒,也懒得跟大玉儿废话,直接把自己的部队拉走,跑到梅黑河口割据称雄。

  “奉天承运皇帝,制曰:顺承郡王爱新觉罗·满达海,征战经年,屡立战功……特封为理亲王。钦此!”太监讨好笑道,“理亲王接旨吧。”

  满达海本来心情愉悦,接过圣旨之后,却顿时勃然大怒。

  世袭罔替的****,礼亲王排在第一,本来就是他该继承的。

  谁知圣旨上,写的居然是“理亲王”。

  礼和理,满语都为多罗,其实就一个意思,但大玉儿却在汉文上耍心眼。

  大玉儿也是没办法,为了分化两红旗,已经让满达海的侄儿继承礼亲王,总不可能出尔反尔重新来一次。只能选择汉文差异,弄出个理亲王来,满文则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满达海把圣旨扔还给太监,冷笑道:“本王读书少,从没听说过理亲王,只听说过礼亲王。是礼法的礼,不是道理的礼!”

  太监又说:“王爷莫要着急,还有第二份圣旨。”

  第二份圣旨,则是恢复满达海议政大臣的身份,同时又加官太师,兼太子太师。并把海西女真辉发部的旧地,正式赐给满达海作为封地。

  满达海陷入沉思,没有立即表态。

  良久,他才问道:“南蛮子出兵了?”

  太监顿时哭丧着脸:“蛮子包围了萨尔浒,京师慌乱,如今只有王爷能定军心,还请速速带兵前去主持大局!”

  “你先去休息,容我考虑一下。”满达海说道。

  太监立即被带走,楞塞宜说:“阿玛,汉人有句成语,叫做唇亡齿寒。萨尔浒若失,赫图阿拉不保。赫图阿拉若失,下一个被打的就是我们。除非向南蛮子请降,否则这次必须出兵救援!”

  满达海叹息道:“这个道理我懂,就怕此战之后,那恶妇又来卸磨杀驴。”

  楞塞宜却说:“此战若败,就没有以后了。此战若胜,阿玛携大胜之威,还怕那恶妇不成?就算阿玛登基称帝,小皇帝也只能乖乖禅位。”

  此言一出,满达海顿时思路清晰。

  大玉儿对满达海父子动手,主要就是为了平衡各方力量。八旗军剩下的主力部队,两蓝旗占了七成以上,一家独大随时能弄死皇帝。

  满达海父子没有篡权,一是来自八旗贵族的阻力,二是代善老迈不想造反。

  现在不用多想了,只要能带兵击退大同军,满达海篡位称帝也没人敢反对,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  满达海当即说道:“兵不宜迟,我立即带骑兵驰援萨尔浒,你带着剩余部队尽快追上来!”

  满达海的长子常阿岱,已经被大同军给弄死,现在就剩次子楞塞宜还顶用。

  父子二人商量好后,满达海带着骑兵部队,全速朝着前线奔去。楞塞宜则召集步兵,又下令征调粮草,朝着萨尔浒紧赶慢赶。

  楞塞宜只带兵行军十余里,就接到后方传来的消息:“贝子,南蛮子从西北边杀来了!”

  西北方,是叶赫部的地盘。

  此时此刻,王廷臣带着骑兵师,已从草原边缘绕路南下。中途汇合叶赫部的士兵,又沿途收拢辉发部等海西女真族人,浩浩荡荡杀向满达海的老巢。

  萨尔浒那边的主战场,到处都是山岭河流,骑兵师去了用处不大,还不如奔袭包抄满达海这边。

  楞塞宜大惊失色,对亲兵说:“你快去追赶我阿玛,让他带着骑兵回来!”

  派人送信之后,楞塞宜立即率领步兵回家。他全家老小都在梅黑河口,财货也全存放在那边。那里有辽国的照散城遗址,满达海在此基础上,甚至筑起了简易城池,是想要当成核心基地来经营的。

  大同军的兵多,不仅骑兵师在搞奔袭,杨镇清的独立团也在玩奇袭。

  南北中,三路开花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