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3章 680【围困萨尔浒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683章 680【围困萨尔浒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83章 680【围困萨尔浒】

  第683章680【围困萨尔浒】

  文武官员的俸禄涨了,并非赵瀚一拍脑袋决定,而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  一品官到七品官,月俸整体上涨,其余官吏俸禄不变。

  一品:320石。

  从一品:310石。

  ……

  七品:45石。

  从七品:35石。

  相较于大明朝廷,顶级官员的工资,大概翻了三倍有余。但中层官员就翻得多了,大明正七品月俸石,大同正七品月俸45石,整整是前朝工资的六倍。

  陕西爆发大案,只是此次涨俸的引子。

  根本原因,是老百姓收入增加了,官员不能一直维持原样,得让他们更体面一些。还有就是政府税收增加,不但银钱充裕了,粮食收入也在提高,完全能够维持官员更高的俸禄。

  这种调整很正常,朱元璋刚刚进军北方那会儿,拿不出钱粮给官员发工资,直接把荒地扔给官员,让当官的招人种粮食抵工资。等财政充裕之后,才陆陆续续收回田产,由朝廷正常的发放俸禄。

  大同新朝的很多政策,今后都需要做调整。

  比如各省的军需后勤,全部把持在文官手里,百年之后必然把武官压得无法抬头。之所以这么干,是因为开国将领太厉害了,必须用文官来限制其权力。

  这种限制,赵瀚打算持续二十年以上,等开国勋臣都调回中枢任职,再一步步释放更多权力给地方武官。

  就在赵瀚宣布提高官俸时,辽东那边的战事也开启了。

  赫图阿拉城,关帝庙外。

  人市。

  街上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卖声:“青壮男子,牙口尚好,干得多吃得少……”

  一个满洲贵族,在家奴的簇拥下,指着眼前的奴隶问:“什么价钱?”

  “二十两。”人贩子说。

  满洲贵族摇头:“太贵了。”

  人贩子笑问:“这位老爷愿出价多少?”

  “一口价,十两。”满洲贵族道。

  “至少十八两,如今抓奴隶可不容易。”人贩子强调。

  双方讨价还价,十三两成交。

  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去过北京的满洲贵族,退回赫图阿拉之后,愈发觉得日子艰苦。

  这两年,不但逃兵众多,还有大量的家奴、农奴逃亡。只要抵达辽长城,这些家奴就安全了,大同军会放他们过去,官府甚至还会给他们分田。

  满清权贵撤退时,带走大量金银。

  而今手里拿着银子,却买不到足够的粮食,甚至连奴仆都看不住。

  于是奴隶贸易兴盛起来,驻扎在东北方的八旗军,根本就不把心思放在守城上。他们在将领的指示下,由八旗军官带着,跑去黑龙江流域抓捕土著,然后运回赫图阿拉贩卖。

  贩卖人口这种事,不管是历史上,还是这个时空,八旗贵族们都干过。

  历史上,满清刚入关那会儿,许多八旗贵族犹如土包子进城。他们将汉人赶出北京内城,然后发现自己抢来的宅子好大,原有的那点奴仆根本就不够用。

  一些满清权贵,就收地痞流氓做狗腿子。让这些狗腿子,诱骗、拐带、强抢汉人百姓,在顺承门(宣武门)大街搞奴隶贸易。那条街是专门卖牲口的,有骡马市、牛市、羊市,满清又给整出一个人市。

  私下交易倒还罢了,由于八旗贵族对奴仆需求量太大,满清朝廷直接以法律形式准许人口买卖。

  当时完全乱套,情况愈演愈烈,发展到满族妇女儿童都被诱拐圈禁,人贩子率先践行了奴隶贸易的民族平等。

  直到多尔衮死后,满清朝廷才下令禁止人口买卖。

  但根本禁不住,禁令下达的第三年,破获一个贩卖人口的帮会。仅主犯金成元一个人,在被抓的当年,就亲手卖掉一百多个奴隶,其中甚至还有被诱拐的满族平民。

  贵族公子在人市转了一圈,共买回六个奴仆,这才一路散步回家。

  他非常思念在北京的日子,虽然父亲跟多尔衮不对付,但还是允许他家在京郊跑马圈地。那个时候,他住在北京的大宅子里,家中奴仆足有七十多人,连上厕所都有丫鬟伺候着。

  “阿玛,奴仆买回来了。”贵族公子说。

  额尔克戴青叹息:“越来越不像话了,逃奴日增,连京城(赫图阿拉)的奴仆都能逃走。”

  贵族公子说:“逃走了再买就是,咱家不缺那点银子。”

  “这是银子的事儿吗?”额尔克戴青很想一脚踹过去,他这第六子实在废物,都是在京城那两年学坏的。一条到晚斗鸡走狗,也就买奴仆的时候还用得上,带兵打仗什么的就别想了。

  额尔克戴青,出自博尔济吉特氏,也可以翻译为孛儿只斤氏。

  一看就知道是从蒙古来的,他爹叫恩哥德尔,是喀尔喀蒙古一个小部落的贝勒。在蒙古内斗中失败,只能率领部众,跑来投靠满清,被整体安排在辽阳耕种生息,隶属于正黄旗。赐予他们的土地,当然是从汉人手里抢来的。

  多尔衮秉政期间,要求额尔克戴青改为正白旗,此人却不受多尔衮的拉拢,一心一意给大玉儿卖命。

  如今,飞黄腾达,进一等公,加少保,兼太子太保。

  这些还不算什么,额尔克戴青的实际职务,类似清朝后来的九门提督,他掌管着整个赫图阿拉城的兵马。于是就搞笑了,九门提督家里的奴仆,竟然从城里逃走好几个,这才是额尔克戴青生气的原因。

  骑上一匹马,额尔克戴青带着手下,亲自出门去巡视城防。

  城内街道非常冷清,由于辽宁那边,颁布了《善待归正人令》,导致满清辖地大量汉民逃走。就连给满清做过狗腿子的汉族地主,只要逃去辽长城登记,都能在辽宁分田落户——在满清的疯狂盘剥下,一些地主都扔下田产跑了。

  城内居民更不用说,人头税收得太狠,一有机会就会逃走。

  而今,汉民就算出城办事,都得几户一起作保。一户逃走,几户问罪。逃人现象没怎么收住,反而给了守城官兵借口,对进出城门的百姓吃拿卡要。

  正因“京城”人口越来越少,满清朝廷才鼓励人口买卖,默许驻扎后方的八旗军,擅离职守去抓捕土著,黑龙江那边的部落被祸害得不轻。

  翻身下马,登上城墙,额尔克戴青极目眺望。

  他知道满清迟早完蛋,但他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跟着这条破船一起沉没。

  “哒哒哒哒!”

  一骑快马从山道奔来,来到城门时被拦下搜检,这人焦急道:“别耽误时间,萨尔浒被围了!”

  额尔克戴青很快收到消息,亲自去询问:“蛮子来了多少人围城?”

  报信之人说:“好几万!”

  额尔克戴青急道:“这是要决战啊,快跟我一起去见太后和陛下!”

  ……

  “轰轰轰轰!”

  卢象升坐在营寨之中,听着西边不断传来炮响。

  此时的萨尔浒城,远比在大明手中更高大坚固。因为努尔哈赤重新修筑过,并迁都此地一年多,是按照后金都城的规格来建造的。

  “萨尔浒血战啊。”

  卢象升想起多年前那场战事,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,却听人说了无数遍,因为那是辽东局势崩坏的开始。

  “哒哒哒哒!”

  马蹄声由远而近,一名斥候飞奔过来:“师长,遇到一些鞑子斥候,我们杀了两个,没有抓到活口,也没有遇到敌方援军。”

  “继续探。”卢象升吩咐道。

  这里是一个城防堡垒群,主城为萨尔浒山上的萨尔浒城,萨尔浒的东西两侧各有一座卫城。

  而东北方不远,在浑河与苏子河的交汇处,还有一座介蕃城。努尔哈赤迁都萨尔浒之前,曾一度定都介蕃城,城池面积没有萨尔浒大,但山势更加陡峭,且夹在两河之间易守难攻。并且,在介蕃城的东西边,也各有一座卫城。

  此外,还有一座古勒城,曾是建州女真的王城。

  这三座城池,呈三足鼎立之势,皆依仗山河之险而建。

  想要覆灭满清,必须把这些城池全部拔掉,才能前去攻打赫图阿拉。即便八旗军已经战斗力退化,只要一心死守的话,慢慢攻打城池就得大半年。

  此时此刻,卢象升率军卡着萨尔浒的东卫城。他的任务不是攻城,而是盯着鞑子援军,介蕃城和古勒城的鞑子随时可能杀来。

  至于胡定贵,则率军卡在萨尔浒主城与西卫城之间,切断两处鞑子的联系。

  萧宗显正在率部猛攻西卫城,几个师的火炮,全部调拨给他用。

  一百门火炮,对着小小的卫城轰击,鞑子守军都已经被轰傻了。就连鞑子炮兵,也得军官拿刀逼着,才敢使用城防炮还击。

  “轰轰轰轰!”

  “砰!”

  大同军的火炮,虽然被夯土掩体保护得很好,但还是被城防炮击毁一门。

  萨尔浒的两座卫城,肯定就快没了。

  这种小型城堡,是努尔哈赤起兵之初修筑的,怎经得起上百门大炮连续轰击。几天时间就能把城墙摧毁,接下来才是围攻萨尔浒主城,并且围城打援,等着介蕃城、古勒城的鞑子过来送死。

  敌军增援,需要满清朝廷下达军令。

  大玉儿得知萨尔浒被围,第一反应竟是逃跑,想带着顺治小皇帝奔往黑龙江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