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 659【生死之交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662章 659【生死之交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62章 659【生死之交】

  第662章659【生死之交】

  李定国站在海边上,用千里镜观察岛上的热兰遮城。

  那座岛屿位于河流入海口处,是被台江冲积出来的沙洲,有些类似崇明岛那种情况。

  岛上一侧是城堡,另一侧是居住区。

  李定国只能看到城堡外围情况,看不清更里面的样子。但只是外围防御,就让李定国一阵头疼,又是这种见鬼的棱堡群。

  是的,棱堡群!

  最外围有一道土坡,第二道防御是城垣。

  正面建筑,有一个半圆堡,侧方有两个棱形火力台,此为台湾总督和官员办公地方。一旦攻城方攻破此处,全体人员可以往里面撤。

  里边的第一道防御,四面各一座半圆堡,四角全是棱形敌台,正面还有一座方形火力台。

  更里面还有第二道防御,共两座半圆堡,四角有四个棱堡。

  如此精心设计的棱堡群,派一万人来攻打,跟派十万人来攻打,几乎没啥区别可言。

  十七世纪的攻城炮,是没法强行轰破的,无非是用人命去填,用人命消耗守军的弹药。挖Z字形坑道掘进也没用,顶多能攻破几道外围防御。攻进去之后就没法挖坑了,最里层的四座棱堡和一座半圆堡太不讲理。

  “若是强行攻打,恐怕咱们的一个师,得死伤一大半才能攻进去。这还是守军人数不多,否则一个师打完也没用。”李定国叹息说。

  吴化龙说道:“将军早几年来就好了,红毛鬼的台湾城(热兰遮城),下城建好也才几年时间。外面的半圆城墙(半圆堡),也是那会儿修建的,上城有些棱角墙(棱堡)也是新增的。”

  李定国说道:“不打也得打了,只能围城打援,逼得守军在粮尽之后投降。”

  吴化龙说道:“那恐怕要围大半年,城里有水井,还有很多粮食。”说着,吴化龙又愤懑无比,“早知道这样,就不该帮红毛鬼建城!”

  整个热兰遮棱堡群,台南汉人是主要修建者,当地土著则配合做苦力活,荷兰殖民者只需要设计和指挥。

  就在此时,一群原住民赶来赤嵌城。

  他们穿着麻布裤子,大部分男子都光着上身,女人则用一块布遮住胸口。而且,全部面黄肌瘦,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。

  李定国前去接见首领,吴化龙介绍说:“这是虎尾垄的土著。十多年前,红毛鬼出兵去攻打,烧了他们全部的房子,抢走他们全部的粮食。几千人的大部落,当年就饿死近半,之后只能老实给红毛鬼进贡。”

  首领见到李定国非常激动,哇哇呀呀,手舞足蹈,最后拄着土矛,单膝向李定国下跪。

  吴化龙翻译说:“这是虎尾垄的族长乌玛,他听说将军带兵讨伐红毛鬼,带着族里还能打仗的全都来了。这些女人和孩子也能打仗,虽然平时吃不饱饭,但一直坚持练习本事,就是等着有一天能杀红毛鬼报仇。如果将军看不上他们,他们可以帮着搬东西。攻城的时候,也可以冲在最前面。”

  李定国扫向这些原住民,衣衫褴褛,瘦弱不堪,可即便是老弱妇孺,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  这些人,真是来打仗的,而且抱着必死的决心。

  李定国突然就不埋怨吴化龙了,汉民提前发动起义,肯定是被逼得没法活了。就像这些土著,但凡有报仇的希望,就算是送死也要来战斗。

  因为不战斗,迟早也是死,被荷兰人盘剥至死!

  在安抚完这些原住民之后,总宣教官钱焕雍,把李定国拉到一边说:“民心可用,可派人回去,联络海军过来。封锁附近海面,不让荷兰人从外地运粮补给。然后,我军运粮至此,分一些给汉人和土著,帮助他们度过难关。”

  “若是分粮给百姓,我们的粮食恐怕不够。”李定国说道。

  钱焕雍出主意道:“陛下优待士卒家属,第一批迁徙过来的三千多人,每户都有朝廷赠与的粮食,家属自己也带来了存粮。跟士兵及家属说说,让他们把粮食借出来,等朝廷补给军粮之后再还。”

  李定国点头道:“此计可行。”

  如果放在明末,别说向士兵开口借粮,就算有这方面的传言,全军上下都得怨气丛生,甚至有可能直接爆发兵变。

  而大同朝廷,无论官府还是军队,一向都信誉非常良好。

  说是借,就是借,绝对不可能赖账。

  如今,官员的俸禄都是支付官票,军人的军饷都是支付军票,两种票据都可就近去大同银行兑现。源于朝廷极高的信用度,官员和将士都有了存储票据的习惯,不像刚开始那样拿到票据就去兑现。

  也正因如此,面对连年天灾,赵瀚还能不断出兵打仗,且不加重对百姓的盘剥。

  要知道,河南和山东两省,由于被破坏得太严重,所有土地都只收一半田赋,要到明年才恢复征收足额田赋。而北平府、河北、山西、陕西、辽宁、云南、贵州,这些地方的很多府县,同样处于田赋减免状态。

  特别是河北、陕西、山西、辽宁、北平府,田赋全免政策,还会持续好几年!

  就连冒辟疆这种在野士子,看不惯赵瀚强夺地主田产的政策,也曾忍不住感慨:“自古帝王之仁政,未有如当朝者,农夫何其幸也。”

  安南郑氏,300万人口,就能养五万多常备军(其中三分之一的土地,用于供养宗室和勋贵,官员、士子和士兵还不纳税)。安南阮氏,100万人口,能养两万多常备军。安南莫氏,10万人口,能养八千常备军。

  而赵瀚9000万人口,却只养着二十万军队,还常常感慨军粮不够。就是因为大量的省份,田赋或者减半,或者干脆不征,还得拨发钱粮赈灾,并且持续耗费钱粮搞移民。

  钱焕雍继续说:“在用军粮赈济汉民和土著的同时,让军中的宣教官,暂时充当地方官吏,先把这里的官府架子搭起来。特别是土著,听说周边有200多个部落,大部落数千人,小部落仅一两百人。可请当地汉民做通事向导,一边进山给土著发粮赈济,一边宣讲政策建立村镇。村镇长官,都让本地人担任,避免引发矛盾。如此,不等把敌军城堡围下来,此地百姓就尽为我所用!”

  “好,这事你来办。”李定国打仗很厉害,但治民一般般。

  刚打下来的地方,自动视为军管区域,军队可以临时性任命官吏,直到朝廷做出相应指示才停止。

  数日之后,万邦彦带着台湾舰队杀来,游弋封锁热兰遮城附近海域。他们不敢挨太近,热兰遮城每座棱堡,都配备12门城防炮,总计有火炮近百门,可以从各个角度轰击海面。

  同样的,荷兰人的战舰,也不敢驶出港口。

  四艘荷兰战舰,其中一艘到巴达维亚搬救兵去了。剩下三艘,不敢跟大同海军的三十多艘硬刚。

  在封锁海域之后,就开始往赤嵌城运粮。每次都掐着涨潮时间,借助潮水在鹿耳门登陆,源源不断的将粮食运来接济汉民和土著。

  至于士兵和家属,在大陆运来军粮补给之前,今年都得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。

  但这种付出是值得的,而且立竿见影。

  台南的汉人和土著,被荷兰盘剥日盛。大同军来了,就算只是宣布今年免税,他们一个个都会感激涕零,更何况居然还送粮食救济。

  附近的土著首领们,自发聚集到一起开会,然后结伴前来感谢。

  他们在李定国面前,呼啦啦跪了一地。

  莫那已经干死荷兰人扶持的首领,自己做了麻豆社族长。他跪在最面前,用汉话说道:“将军是我们的大恩人,今后我们猎获的鹿皮,只会卖给将军。我们种出的粮食,也会给将军纳贡。将军要是缺人打仗,尽管知会一声,就算勇士不够,族里的女人也愿为将军作战!”

  李定国连忙将他扶起,又对其他首领说:“诸位兄弟,快快请起。皇帝陛下说,四海之内皆兄弟,汉人是兄长,各位都是胞弟。帮助弟弟渡过难关,这是做兄长的责任,哪用得着弟弟们跪拜?”

  此言一出,莫那感动得直接哭了,这位土著勇士竟然当场流泪。

  他将李定国的话,翻译给其他首领听,这些首领也感动莫名。一时间就吵嚷起来,纷纷闹着要跟李定国结拜,有的直接扯下胸前项链,双手捧着送给李定国做礼物。

  那些项链,是他们的护身符,大部分是用兽骨或兽牙制成。

  要么是第一次捕获的猎物,要么是捕获了大型猛兽。他们才会将兽骨或兽牙,磨制串成项链,一旦拿出来送人,就被视为生死之交,随时可以为对方赴死。

  李定国不明所以,也觉得这种骨链并不贵重,于是笑呵呵的照单全收。

  见李定国收下项链,首领们更加高兴。

  直到好几天之后,李定国才明白自己收的是什么。

  这哪里是项链?

  这是台南诸多部族的友谊,李定国今后一声令下,整个台南的土著都会出动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