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062【格位之论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63章 062【格位之论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3章 062【格位之论】

  第63章062【格位之论】

  赵瀚站在辩场中央,朗声说道:“我为何说人人平等,此乃圣贤教诲也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!”

  之前抬杠乱扯,不但难以服众,反而激起大家的愤怒。

  面对众人呵斥,赵瀚依旧微笑:“请问诸位,谁读过《朱子语类》?”

  一个叫陈立德的老师说:“朱子之书,自然是要看的。”

  赵瀚拱手道:“敢问先生,朱子认为天地之初,第一个人是如何诞生的?”

  陈立德回答:“以气化生,二五之精,合而成形。”

  “再请问先生,这天地第一人,是男是女?”赵瀚歪着脑袋看向对方。

  陈立德犹豫说:“这……应当是男子。”

  赵瀚笑道:“朱子可没说过,先生自己猜测的吧?”

  陈立德回避问题:“多半是男子。”

  赵瀚不再理会此人,对着诸多师生说:“朱子论及第一人诞生,却不说明是男是女。(和谐)阴阳交感,五气杂糅,可男可女也,非男非女也。朱子又言:同者理也,不同者气也,五行之生各其性……”

  “天地万物,秉承阴阳五行之气而生,都自带有天地至理。人也一样!”

  “不论男人女人,不论皇亲黎民,不论良籍贱籍,皆为人也。”

  “既然为人,先天皆圣贤,只在降生之时,被后天浊气蒙蔽。只要洗去污浊,就能感知天理。《礼记》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,是此理也。《孟子》人皆可以为尧舜,是此理也。《大学》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,是此理也。”

  “诸君以为然否?”

  全是圣贤之言,根本无从反驳。

  赵瀚引用了《朱子语类》、《礼记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,说的全是一个道理——人皆可致尧舜。

  这是大学之道,是古代士子的终极追求。

  反对此言,就是挖了理学的根基,更是挖了儒学的根基。

  赵瀚继续说道:“既然,人皆可致尧舜,人皆可为圣贤,岂非人人平等?既然人人平等,岂非男女平等、百业平等、良贱平等?”

  “我不同意!”

  一个老师站起来:“你这仍是坚白之术,混淆视听而已。”

  赵瀚笑道:“哪里在混淆视听?”

  这个老师说:“圣贤所言人者,乃君子也。”

  赵瀚一脸迷惑的样子:“在先生看来,古今圣贤,只认同君子是人?小人不是人?女人不是人?贱民不是人?工匠不是人?”赵瀚猛然发笑,“说我坚白,阁下才是白马非马、坚石非石!”

  这个老师厉声质问:“难道女子也可致尧舜?”

  “难道女子不可致尧舜?古今圣贤说过这话吗?”赵瀚反问道。

  “如此浅显的道理,圣贤不屑说教而已。”这个老师也开始胡搅蛮缠。

  赵瀚笑道:“既然圣人没说,那就是你编造的!”

  突然,一个童生站起:“圣人说了。孔夫子有言: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!”

  赵瀚立即讥讽:“阁下真读过《论语》?此女子与小人,特指魅惑主君的臣妾!你刚才那句话,敢不敢回家说给你亲娘听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众皆大笑,气氛变得欢快起来。

  那童生抬手指着赵瀚,激动道:“你在曲解孔夫子之言!”

  赵瀚有些无语:“我懒得跟你说,你非但不读《论语》,朱子的批注也不知道。女子和小人,特指魅主臣妾,那是朱子说的,可不是我瞎编的。”

  那童生欲言又止,环顾四周师生,发现都在憋笑,顿时羞愧坐下。

  三个平等,良贱平等最难被士绅接受。

  但是,谁都不敢反驳良贱平等,因为那是违背圣贤道理的。

  百业平等也无从反驳,孔子对管仲推崇备至,而管仲就做过商人等职业——这个容易被赵瀚反击。

  那就揪着男女平等不放!

  一个秀才起身说:“男尊女卑,夫为妻纲,此天地至理。我是治《易经》的,系辞有言: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。又言,乾道成男,坤道成女。此言记述,不正是天尊地卑、男尊女卑吗?你莫要再狡辩!”

  好家伙,扯那么半天,赵瀚终于被刺刀见红。

  蔡懋德突然笑起来,他想看看赵瀚怎么应付,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。

  《易》为百经之祖,《系辞》又是孔子所著,早就定下“天尊地卑、男尊女卑”的基调。所有男尊女卑的思想,都是源自此处!

  五十年前,李贽提倡男女平等,也被这句话给问住了。

  李贽离经叛道到什么程度?

  此君直接指出《易经》有问题,直接否认太极的存在,直接否认天理的存在。他说,万物生于二,是乾坤,是男女,乾坤平等,男女平等。什么太极、什么天理,都是扯卵子的鬼东西。

  推崇者无数,仇视者无数!

  赵瀚抱拳道:“请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

  秀才脾气火爆,勉强回礼,便急着说:“在下刘子仁,字长卿。莫要闲话,快快回答我的问题!”

  这个秀才,就是喊着要造反的“长卿兄”。

  赵瀚聪明得很,可不会正面回答,而是绕着弯子问:“铅山前任知县冯巽,此人如何?”

  刘子仁讥讽道:“不学无术,搜刮之徒也。”

  赵瀚再问道:“他是举人,你是秀才。他是官,你是民。他尊贵乎?你卑贱乎?”

  刘子仁大怒:“哪能这样评议尊卑?我与他,皆士子,皆大明子民,并无尊卑之分!我心存高远、洁身自好,他不学无术、残民害民。若论德行,我为尊,他为卑!”

  “佩服,佩服!”赵瀚恭敬作揖,心头直笑。

  刘子仁不耐烦道:“快快说回正题,莫要胡乱掰扯。”

  赵瀚不敢直接否定《易经》,继续绕弯子:“若以德行论尊卑,历代昏君,历代贤臣,谁尊谁卑?”

  “呃……”刘子仁瞬间语塞,同时反应过来,他落入赵瀚的话术圈套了。

  赵瀚穷追猛打:“朱子乃圣人,亦为臣子。是朱子尊,还是宋代的昏君皇帝尊?是朱子卑,还是宋代的昏君皇帝卑?”

  “这这这……”刘子仁难以回答,憋得脸红脖子粗,生气道,“你又在说那坚白话术,莫要扯远了,先把《易经》讲清楚!”

  赵瀚笑着继续说道:“朱子是圣人,皇帝为天子。孔夫子是圣人,周天子为天子。圣人与天子,请问诸君,谁尊谁卑?”

  无人回答,无人敢回答,无人能够回答。

  思维敏捷者,包括蔡懋德、费元禄、庞春来、郑仲夔、朱之瑜……皆若有所思,既恐惧又兴奋,感觉有个东西要蹦出来了!

  赵瀚长身而立,仰望天空,似在对着苍天说话:

  “圣人之尊,在其德行,吾谓之人格。”

  “天子之尊,在其权位,吾谓之人位。”

  “圣人教化万民、致君尧舜,此人格之尊贵也。天子统御万民、执掌社稷,此人位之尊贵也!”

  “天尊地卑,在其位;天地平等,在其格。”

  “男尊女卑,在其位;男女平等,在其格。”

  “士尊民卑,在其位;百业平等,在其格。”

  “良尊贱卑,在其位;良贱平等,在其格。”

  赵瀚来回踱步,每走一步,便发一言,铿锵有力,震耳发聩。

  “人人生而平等,非人位之平等,乃人格之平等!”

  “历代昏君,位尊而格卑;历代贤臣,位卑而格尊。”

  “凶残暴虐之主,位尊而格卑;忠诚仁义之仆,位卑而格尊。”

  “无能无德之夫,位尊而格卑;贤良淑德之妻,位卑而格尊。”

  “就人格而言,无论王侯将相,无论良贱百姓,当生而平等也!”

  “人格之尊卑,当视其德行。”

  赵瀚目视众人,斩钉截铁道:“由是吾言,若论人格,人人生而平等!”

  “轰!”

  全场哗然。

  乱了,全乱了,已然控制不住场面。

  有人被当头棒喝,念头通达。

  有人被踩了尾巴,疯狂谩骂。

  赵瀚说的这些,可谓石破天惊,将地位与人格强行剥离。犹如庖丁解牛,没有一丝滞碍,完全符合儒家的价值观,完全符合古今圣贤的教诲。

  他没有反对儒家,没有反对孔孟,没有反对程朱,但他敲进去一颗钉子。

  一颗可以被大众接受的钉子。

  在场的书童会想:我虽然只是家奴,但我人格尊贵,比智障主人强上百倍。

  在场的士子会想:我虽然没有官身,但我人格尊贵,比贪官污吏强上百倍。

  在场的官员会想:我虽然不在庙堂,但我人格尊贵,比满朝禽兽强上百倍。

  便是草民,只要德才兼备,也比那皇帝更为尊贵!

  还有一句话,大家都不敢想,想了也不敢说:格不配位该怎么办?

  凶残的主人,该不该推翻?

  贪婪的官吏,该不该推翻?

  昏庸的皇帝,该不该推翻?

  人格平等了,是否可以追求地位平等?

  嘘!

  安静,还没说完呢。

  秋风乍起,卷动枝叶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  赵瀚突然停步,衣袂随风摆动,猛地振臂高呼:“诸君,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!”

  洪钟大吕,撼动人心。

  蔡懋德、郑仲夔、朱之瑜、庞春来四人,齐刷刷站起来,满脸都是震惊之色。

  费元禄握紧衣袖,喃喃自语道:“小小年纪,敢喊出最后这句,是想开宗立派吗?”

  当年王阳明,也是从这一句开始下刀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