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 465【教育开支】(为企鹅大佬加更)_朕
笔趣阁 > > 第467章 465【教育开支】(为企鹅大佬加更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67章 465【教育开支】(为企鹅大佬加更)

  第467章465【教育开支】(为企鹅大佬加更)

  田秀英,也就是崇祯的田贵妃,终于被允许去街面行走了。

  甚至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宫女,帮忙照顾起居,每个月也能领到例钱。

  赵瀚本就比较抠门,田秀英这种前朝遗妃,自然无法享受荣华富贵。她的衣服皆为棉布制品,没有丝绸不说,还得自己动手缝制。

  前不久,田秀英弄到一台纺车,买棉花来纺织棉纱换钱。

  这天一大早,田秀英在女官那里报备,便带着宫女慧儿出门卖货。不用沿街叫卖,有专门的店铺收购,反正就是赚一点辛苦钱。

  “卖取灯啰,卖取灯啰!”

  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儿,捧着火柴沿街叫卖。

  虽然孩童强制读书,但偏远乡村辍学的还是很多。至于城里,官府管得很严,还真的很少见到因贫辍学儿童。

  穷得孩子没法读书?

  那你全家都去北方吧,官府提供路费。愿意种地的可以分田,不愿意种地的,北方城市也很缺人。

  强制入学年龄,如今被定为八岁,三年小学读完就是十一岁。成绩比较差的,正好可以当学徒,学一门手艺也能找到营生。

  眼前这小孩,就属于学龄前儿童,他捧着火柴过来问:“夫人要买取灯不?”

  田秀英见他乖巧伶俐,不禁想到自己的儿子,点头微笑道:“买二十根。”

  卖火柴的小男孩说:“五十根吧,五十根一文钱。”

  “那好,就买五十根。”田秀英说道。

  火柴利润很薄,比火折子还便宜。把松木或者杉木,削成小棍儿,再侵染硫磺,用火刀就能引燃。

  南北朝时叫法烛、发烛,北宋时叫引光奴、火寸,元末明初叫发烛、粹儿。到了明代中后期,火柴被定名为取灯。

  这玩意儿,在宋代就开始沿街叫卖了。

  小孩数了五十一根火柴,用草绳捆着,递给田秀英说:“多数一根,夫人下回还来买。”

  田秀英心情舒畅道:“好,下回还找你。”

  小孩笑道:“再过半年,我就要读书了。过了八岁还不读书,被官府知道可得受罚。”

  “那你今后怕会考状元。”田秀英说。

  小孩笑得更开心:“可不是考状元的料,我爹说了,等小学毕业,懂得识字算术,就去给张木匠做学徒。我这取灯(火柴),都是张木匠打家具的边角料,他跟我爹的交情可好了。”

  田秀英在皇宫住了十多年,又在南京被软禁一年,如今特别喜欢市井气象。

  她跟卖火柴的小孩作别,带着宫女去贩卖棉纱,换来些铜钱又给儿子买了块糖。

  就在这时,前方路人扎堆,正在那里指指点点。

  田秀英好奇的挤过去,却见几个番邦蛮夷,乘坐滑竿前往北城,身后还雇了些力夫搬抬行李。

  “嘿嘿,这些洋和尚总算走了,陛下就该把那洋庙也拆除。”

  “听说没走完咧,洋庙里还留着几个。”

  “走几个算几个,就看不得红眉毛绿眼睛那模样。”

  “你们不晓得,南方又搞出教案,死了不少人呢。陛下这回龙颜大怒,不听话的洋和尚都得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愿意跟罗马教廷决裂,继续留在中国的传教士,数量大概有两三成的样子。

  大部分耶稣会士都选择离开,但菲律宾不能去,那里是多明我会的天下,他们可以选择去印度。

  当然,也有一部分传教士,选择前往山西投奔李自成。

  至于多明我会、方济各会,传教人员全部被驱逐出境,如今正在福建、广东打包登船。

  回到自己的小院,已经有宫女等着。

  那是柳如是的宫女,见面就问候行礼:“我家娘子请夫人过去坐会儿。”

  “这就去,妹妹稍等。”田秀英回屋逗弄孩子,又拿起竹笛去拜访柳如是。

  这位田贵妃懂骑射,又精通音律,还晓书法绘画,跟柳如是颇聊得来。

  相传崇祯皇帝的旧衣服,就是田贵妃亲手缝补。还会制作饰品,把崇祯珠冠上的珍珠,换成鸦青石镶嵌上去,比旧有的模样更加雅致。

  她还改造后宫的灯具,改造紫禁城的园林,改造宫女的衣服样式。

  “娘娘万福!”田秀英屈身行礼道。

  柳如是招手笑道:“快来,快来,偶作一曲,请姐姐品鉴斧正。”

  柳如是去年冬天生了,诞下一女。她跟费如兰、费如梅关系冷淡,但也没啥矛盾,只是缺乏共同语言而已。

  最主要的,是费氏姐妹嫌弃她的出身。

  盘七妹倒是人人喜欢,痴迷于研究烹饪,特别喜欢做糕点甜食。就连田秀英院里,都经常收到糕点,孩子们尤其喜欢她。

  柳如是正在调琴,田秀英随口说道:“今日出门上街,看到几个西藩和尚离开,听说陛下不准他们传教了。翰林院也有许多洋和尚吧?”

  柳如是说:“翰林院里没有,钦天院里多得很。”

  “娘娘怎不回翰林院做事?”田秀英问道。

  柳如是说:“孩子太小,着实走不开。还得避嫌不是?翰林院里全是男人。”

  田秀英笑道:“能嫁与陛下为妃,娘娘着实好福气。南京的规矩少,北京的规矩可多了。”

  “北京皇宫有甚规矩?”柳如是好奇问。

  田秀英说道:“皇后见了皇帝,当自称妾。妃子见了皇帝,当自称女儿。在这南京,后妃见了皇帝,竟还能自称我,岂不快哉许多?”

  柳如是大为惊讶:“自称女儿,乃民间买卖婢女陋习,竟传到了北京皇宫,妃子也得如此自称?”

  田秀英欲言又止:“算了,死者为大,不便多说。唉,江山鼎革,什么恩怨都过去了。”

  田秀英不便多说,柳如是也不便多问。

  让妃子自称女儿,是周皇后故意打压,视田妃、袁妃为婢女。

  崇祯的后宫,也不怎么消停啊。

  等南京紫禁城修缮完毕,赵瀚搬进去之后,他的后宫估计也不会现在这般和谐。

  当然,赵瀚现在忙着处理耶教问题,还不会去想后宫的事情。

  “既然跟罗马教廷断了关系,你们的章程也该改改了,”赵瀚说道,“朕闻西方有新教,还有甚东正教。阁下又在中国发现景教碑,不如今后就叫景教吧。”

  艾儒略没想到中国皇帝得寸进尺,只得辩解:“陛下,此次只是违背教皇命令,中国耶稣会并未与教廷决裂。以教皇之开明,说不定还有回旋余地。”

  赵瀚也不强迫:“那你就等着吧。”

  教皇乌尔班八世确实开明,但掌控欲也极强。而且,这货任人唯亲、大兴土木,把教廷财政搞得极为窘迫,放在中国可以被称为“昏君”。

  他跟法国权臣黎塞留是死敌,却结成数十年的牢固同盟,正在打算把詹森教派打为异端。这种手段强硬又利益至上的家伙,会允许中国传教士不听话?

  赵瀚能够想象教皇的反应,一两年之后,必定委培新的传教士,前来中国接替管理职位。

  到时候,艾儒略这些人,就得捏着鼻子彻底投靠赵瀚。甚至是改耶稣会(中国教区)为景教,直接跟教廷划清界限,无非是另一种新教而已。

  对《圣经》的解读也要改,必须符合大同理论,必须跟儒家经典融合。

  既然艾儒略还抱有幻想,那就让他先幻想吧,也就两三年的事情。

  挥手让传教士们退下,赵瀚继续批阅奏章。

  礼部的一份奏章,让赵瀚眉头紧皱。

  却是庐陵、吉水、安福三县,上报说教育开支太大。这三县是赵瀚的初始地盘,由于生活日渐好转,早就出现新生婴儿潮。

  赵瀚起事之后出生的婴儿,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。随着大量孩童入学,三县的教育开支猛增,已经快要撑不住了,请求适当的收取一些学费,并且请求取消免费午餐制度。

  免费午餐,是当初用来吸引孩童入学的。

  内阁对此的批复是:取消免费午餐,对小学生收取书本费。学生亦可自行购买旧书,或者几人共用一书。

  初始三县一直在往外移民,否则教育开支问题,早就已经爆发出来了。

  但十年二十年之后,随着北方人口充实,南方的人口也越来越多,到时候免费教育肯定搞不下去。虽然也可往海外移民,但海外创业艰辛,肯定只移民青壮男女,不可能把孩子也移民出去。

  赵瀚虽然颇不情愿,但还是拿起朱笔,在内阁的批复后面,慢慢写上一个“可”字。

  想了想,又添加几句:取消学餐,收取书费,当循序渐进。今年行于三县,明年行于江西。三年之内,长江以南照此办理,复渐推行于长江以北。新占之地,百姓穷困,五年之内,皆用旧法。

  赵瀚起身来回走动,又坐下去添加笔墨:切不可强收书费,以免被贪官、书商所乘。

  书籍很值钱,出不起书本费的家庭,完全可以几个孩童共用一书。又或者,请来村里识字的,花钱抄书也比印刷品便宜,反正小学课本里的内容不多。

  那些山区就更惨,许多学校就是破庙。一个老师,囫囵教授全部科目,有些学校书本不齐,有些学校还在用老教材,学生的笔墨完全靠家长自制。小学读完只能识字而已,书法根本没正经练过,山区孩童依旧没有出路。

  没法超越时代,赵瀚能做的只有这些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