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464【教会分裂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466章 464【教会分裂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66章 464【教会分裂】

  第466章464【教会分裂】

  花园里。

  赵瀚正在耍弄日本刀,这是一把小太刀,刀身长约两尺左右,刀铭刻的是“越前康继”。按照刀铭格式来理解,大概就跟“苏州张三”差不多。

  此刀坚韧锋利,应该出自日本铸刀名家之手。

  挥砍一阵,赵瀚还刀入鞘。

  朱由栋捧着铁锤上前:“陛下,亲军换了好多种战锤,还是大明的制式战锤最为实用。”

  赵瀚看着那朴实无华的铁锤,不禁莞尔道:“此锤既然能够列为大明军备,自是经历过战场考验的。咱们之前走弯路了,铁甲军今后便装备这种铁锤吧。”

  这种战锤长度约两尺,握把便占三分之一。通体熟铁打造,锤头只有拳头大小。

  看起来毫无特色,但简单有效,长度、重心都利于实战。

  其实,不仅赵瀚决定装备大明制式战锤,黄台吉当年就编练过汉军旗双锥兵,同样也是采用大明的制式战锤为武器。

  这种铁锤部队,专门用于突破重甲步兵大阵。

  随着大明边军越来越弱,满清的汉军旗双锥兵用途渐少,在入关之前就已经取消了。否则的话,去年的盖州守城战,大同守军伤亡将成倍增加。

  此时此刻,多尔衮正在劫掠朝鲜,同时进行八旗军改革:第一,汉军旗鸟枪马甲,转换为满清龙骑兵;第二,挑选身体健壮的士卒,重组汉军旗双锥兵。

  随着战争持续,大家都在摸索进步。

  “陛下,西夷带到。”李香君过来禀报。

  赵瀚收起笑容,手里握着大明制式战锤,坐回椅子上说:“带他们进来。”

  一群欧洲人排队进入,身上还捆着绳子。

  彼得·芒迪见面就哭诉:“陛下,冤枉啊!我不是传教士,就算是传教士,也应该传播新教才对。”

  赵瀚憋着笑意,挥手说:“抓错了,给此人松绑。”

  重获自由的彼得·芒迪,连忙跪下谢恩。这货不仅汉语练得很熟,就连跪地磕头都非常熟练,也不晓得谁是他的汉学老师。

  赵瀚又看向那些传教士,沉声道:“福安教案,西班牙传教士死了三个,福安的汉民信众死了十一个,另外还有好几十人受伤。朕……需要一个解释!”

  罗马教廷驻中国观察员班安德说:“陛下,在福安闹事的,属于多明我会传教士,而我们都是耶稣会的传教士。”

  “所以,跟你们无关?”赵瀚问道。

  “是的,与耶稣会无关,”班安德不但想洗脱自身罪名,而且还想借机排除异己,“陛下,在中国的传教士,有九成属于耶稣会。但还剩一成,属于多明我会、方济各会等教会。我们耶稣会尊重中国的文化、风俗和传统,其他教会则非常保守,完全无视中国人的文化风俗。请陛下驱逐其他教会,这样就不会再发生事端了。”

  赵瀚扭头问彼得·芒迪:“你听说过多明我会吗?”

  彼得·芒迪回答:“当然,陛下。多明我会是西班牙创立的,四百多年前,开始主持异端裁判所。他们喜欢指斥信徒为异端,这几百年来,不知烧死过多少人。在欧洲,许多无辜的女人,还有传播科学的学者,都被多明我会判为异端而烧死。百年之前,多明我会也曾在英国逞凶,最多的时候一年烧死数百人。”

  赵瀚恍然大悟:“原来异端裁判所就是他们在掌控啊。”

  艾儒略趁机说道:“陛下,多明我会极端残暴,而我耶稣会开明善良。虽然都信奉耶教,但两者不可混为一谈。请陛下钦定耶稣会的传教权,驱逐中国境内所有的多明我会修士!”

  其实,耶稣会也是西班牙人创立的,只不过现在被葡萄牙政府掌控。

  两个教会的斗争,除了宗教之争外,也掺杂着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国家竞争。别看葡萄牙已经衰落,但从印度到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东南亚,葡萄牙支持的耶稣会具有垄断地位。

  原因很简单,葡萄牙人最先来亚洲!

  至于日本这些年的宗教争端,那是荷兰代表的新教势力,在排挤西班牙、葡萄牙的旧教势力。

  利玛窦、汤若望、南怀仁、艾儒略这些传教士,都出身于耶稣会。他们热衷于钻研儒学,同时向中国传播西方知识,在中国历史留下许多正面意义。

  这与耶稣会的传统有关,他们在欧洲就喜欢讲道,喜欢开办学校和医院,热衷于担任官职和神师(给贵族讲经)。

  甚至,他们不穿修道服,只穿日常生活服装,这样更能拉近与各阶层信徒的距离。

  赵瀚却不愿被教派斗争当枪使,他表情严厉道:“不要绕开话题,这不是什么你好我坏的事情,朕也不管你们的教派谁好谁坏。根据被抓捕的多明我会传教士供述,罗马那位教皇,下令禁止中国信徒尊孔祭祖。有没有这件事?”

  班安德硬着头皮说:“确实有这个命令。但教皇被宵小蛊惑,耶稣会并不执行此命令。”

  “你们真敢违抗教皇的指令?”赵瀚玩味笑道。

  “是的。”班安德只能这样回答。

  赵瀚突然开心的笑起来:“那好,今后在各处教堂,都贴一张耶教鼓励信徒尊孔祭祖的告示。若是被朕发现,你们表面一套、背后一套,那就别管我下手不留情!”

  众修士愕然。

  他们的打算,是一边讨好教皇、一边讨好赵瀚,对两边都采取阳奉阴违的政策。

  然而,赵瀚不给机会,逼着他们直接站队。

  这根本没法答应,特别是沿海城市的教堂,肯定有欧洲商人前来礼拜。在教堂门口贴公然违抗教皇的告示,恐怕明年就能传回罗马教廷,耶稣会必然被教皇下令严惩。

  教皇没法处置中国的耶稣会,却可以处置欧洲的耶稣会!

  龙华民作为耶稣会的相对保守派,由于禁止信众祭祖引发南京教案,他现在改为对信徒潜移默化。虽然手段改变,理念却没改变,当即抗争道:“陛下,请收回成命,这是在逼耶稣会与罗马教廷决裂。”

  “你做不到?”赵瀚问道。

  龙华民壮着胆子说:“臣做不到!”

  赵瀚手里玩着铁锤,用锤头拍打着手心说:“你曾引发南京教案,这是罪过。你帮着大明、大同编撰历法,传播来许多天文知识,又在山东救济过百姓,这是功劳。功过相抵,朕也不为难你,赐你白银三百两做路费,勒令三个月内离开中国。三个月后还不走,便抓起来去做苦力!”

  “陛下……”龙华民还想力争。

  赵瀚直接打断:“拖出去!”

  两个亲卫快步上前,押着龙华民就走。

  处理完一个顽固分子,赵瀚又对剩下的传教士说:“谁不答应,都这么办。朕并不为难你们,有功之人就给路费,离开中国怎么传教都可以。”

  手段温和,态度强硬!

  如果全都不答应,那耶稣会在中国就完了,赵瀚必将下令彻底驱逐耶稣会势力。

  从北边逃回来的汤若望,突然有点思念李自成了。李自成在西安的时候,就跟传教士深入交流过,打进北京甚至在教堂门口挂牌子:勿扰汤若望。

  一些大明官员,为了躲避拷饷,也是逃到教堂,又被汤若望推荐给李自成做官。

  李自成能得天下该多好啊,耶教必然在中国大兴!

  可惜,李自成兵败跑得太快,汤若望又迎来满清政权。满清对待传教士,不算太好,也不算太坏,能造火炮的就重用,不能造火炮的一边凉快去。

  汤若望不会造火炮,因此满清退回辽东时,他没有跟着一起跑路,而是带着百余信众南下。

  那一百多信众,路上死了十几个,被截留在山东落户分田。

  汤若望带着满心期待来到南京,最初还是很滋润的,因为给大明编过历法,被留在南京钦天院天文馆任职。甚至,他每个月还要在金陵大学讲座一次,除了传播宗教不被允许,他在金陵大学里讲什么都可以。

  可现在,这位中国皇帝,逼着他跟教皇决裂啊!

  汤若望吞咽口水,声音嘶哑道:“陛下,能给我们几天时间,让我们开会讨论之后再决定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赵瀚继续玩着铁锤。

  这些传教士被带回教堂看押,虽然在教堂内活动自由,但不准擅自离开半步。

  召开大会。

  艾儒略率先发言:“不能拒绝皇帝,否则耶稣会将在中国绝迹,数十年的努力恐致一朝尽丧。”

  “难道要跟教廷决裂吗?”班安德问道。

  傅泛际说:“跟教廷决裂,就等于跟葡萄牙王室决裂。”

  这句话说出来,让传教士们更加绝望。

  耶稣会的东方传教士,都是受到葡萄牙资助的。他们在中国建造教堂,在中国跟儒士谈学论道,在中国施恩百姓招揽信徒,这些活动都需要稳定经费啊!

  跟教皇决裂之后,跟葡萄牙决裂之后,今后传教就特么没钱了。

  抛开信仰不论,钱才是最实际的!

  汤若望说道:“一旦跟教廷、葡萄牙决裂,中国耶稣会就得改变。传教士们,都得找工作养活自己,必须彻底融入中国社会。”

  班安德惊道:“你真要遵照中国皇帝的命令?”

  “不然呢?像龙华民那样,被皇帝驱逐出境吗?”汤若望说道,“我不想离开中国,我要留在这里传教。”

  艾儒略说:“我也要留在中国。”

  班安德愤怒道:“你们这是在背叛教廷,我宁愿被驱逐,也不会接受这种命令!”

  中国耶稣会,在被赵瀚逼着站队的那一刻,就已经逃不开内部分裂的命运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