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393【跑马圈地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395章 393【跑马圈地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95章 393【跑马圈地】

  第395章393【跑马圈地】

  赵瀚难得出来一趟,带着柳如是在雨花台附近转悠。

  柳如是半个月前入宫,跟费如梅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仪式。传统六礼照旧,但迎亲不用皇帝出面,第二日去拜见皇后便可。

  行至一处,发现有许多石刻,一看便是哪位官宦的坟墓。赵瀚笑道:“这墓倒是修得阔气。”

  柳如是移步来到神道碑前,仔细辨认说:“这是明初骠骑将军、都督佥事李杰之墓,碑文由宋潜溪(宋濂)奉明太祖之命而写。”

  赵瀚走近端详,点评道:“端庄沉稳,确为墓志铭之书法上品。”

  柳如是让人随身带着行头,拿出专业装备,亲自将碑文拓印下来。她笑着说:“宋潜溪的楷书,有清丽婉约、端庄沉稳两种风格,碑文自要写得沉稳一些。”

  赵瀚就在旁边看着,宋濂的传世碑文不少,他觉得没必要拓印墓志铭。

  倒是内城之外的紫金山,可以兴建一个天文台。

  如今南京的两座观星台,一个在雨花台,一个在鸡鸣山,都离闹市太近了。正好趁着已经废弃,重新选址修建,紫金山是一个观星的好地方。

  柳如是拓好碑文,陪着赵瀚继续闲逛。

  这附近的几个山岗,到处是乱七八糟的碑,还有一些用于歇脚赏景的凉亭。

  赵瀚甚至看到一座太监之碑,是南京司礼监太监联合树立。

  几百年后可能是文物,现在却屁用没有,就刻了几十个太监的名字而已。

  柳如是则心情愉悦,到处逛逛看看,见到名人碑文就拓印。完事之后说:“国丈书法,近年在南京颇受追捧。其中一种写法又称‘费体’,相传受夫君启发而创制,此言属实否?”

  “哈哈哈,”赵瀚大笑,“确实跟我有些关系。”

  赵瀚刚穿越那会儿,用启功体忽悠费映环。

  这十多年来,费映环在启功体的基础上,搞出一套属于自己的书法,严格遵循黄金比例。虽然有人喜欢,但喷的人更多,“费体”还有个雅称是“废体”,初学者习练费体能把自己给写废。

  近两年,费体能够受追捧,多半是借了国丈的身份。

  游至半下午,两人结伴下山。赵瀚回去办公,柳如是则到翰林院继续编字典。

  这套字典,还有拼音,估计明年春天方能付梓印刷。

  回到办公室,奏章已有一大堆,旁边还放着几部书稿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赵瀚指着书稿问。

  户曹侍中回答:“回禀陛下,皆为疫病医书。”

  山东上半年爆发瘟疫,赵瀚立即调集各地名医,前往地盘边界地区,专门给辖地内的百姓,还有那些偷偷越界的百姓治病。

  控制好自己的地盘之后,一些医生,甚至主动前往山东疫区。

  赵瀚翻开第一本医书稿件,名为《瘟疫论》,作者吴有性,字又可。

  赵瀚对中医毫无了解,不晓得此君是瘟疫学派的开山鼻祖。

  历史上,江南大饥,尸骸遍地,终于在江南酿成瘟疫。

  瘟疫爆发,一巷百余家,无一家幸免;一门数十口,无一口幸存。

  吴又可是在江南治疗瘟疫,总结出一套《温疫论》。他认为瘟疫是由疠气引起,可以通过口鼻传染,并且发病于不表不里的膜原处,传统治理表里的药物很难发生作用。

  另外,吴又可自行发明了口罩,用绢布在开水煮沸之后,发给医生和百姓,出门的时候必须佩戴。

  吴又可的“疠气论”,最初遭到许多名医反对,但治病效果非常显著。带兵驻扎在那边的费如鹤和张铁牛,已经下令推广,并拨给吴又可大量军医做学生。

  在看过几份相关奏章之后,赵瀚立即朱批下令,任命吴又可为“江苏、安徽、河南、山东四省防疫总医官”。

  疫情期间,各地官府、军队、医生,必须全力配合吴又可的工作。

  同时,勒令换用改进版的口罩。

  所谓改进版口罩,就是后世的棉花口罩。在收到疫情消息的时候,赵瀚就让人制作,结果大部分人没当回事,甚至医生们拿到了都不用。

  吴又可竟然没收到棉花口罩,只能自行发明出绢布口罩。

  除了吴又可之外,明末清初好几位名医,如今都在赵瀚的治下,但他们擅长的领域各有不同。

  跟随王调鼎一起南下的傅山,这位属于妇科圣手。

  李中梓则专注于内科,同时对天花比较在行,如今正在苏北治疗天花。

  李中梓根据最近半年的临床经验,写了一本《痘疹杂论》小册子,一并送来给赵瀚过目,请求赵瀚全面推广“人痘接种”。

  赵瀚提笔批示道:“是否可种牛痘?”

  历史上,中国大力推广“人痘法”,是在康熙做皇帝的时候。然后,世界各国纷纷效仿,并且传播到西亚、欧洲和美洲。

  牛痘法,就是英国医生,借鉴中国的人痘法而改良,成功率因此大大提升。

  被钱谦益称为圣医的喻昌,现在还是个普通医生。

  这位先生本来姓朱,是老朱家的宗室子弟。崇祯初年,去北京国子监读书。经常上疏议事,却人微言轻,郁郁不得志,干脆回到江西老家。

  赵瀚攻占南昌之时,喻昌害怕受到牵连,便跑去出家当和尚。

  结果,赵瀚没有为难普通宗室,还给普通宗室分发土地。偏偏是改名换姓当和尚的喻昌,被查出非法出家,扔去皂阁山紫阳医学院学习医术。

  一代名医,还是走上了学医治病的老路。

  与喻昌齐名的张璐,却选择了仕途,如今正在做福建安溪知县。

  迅速处理完户部的奏章,赵瀚又拿起兵部奏章。第一份奏章就极具冲击力:伪清皇帝黄台吉已死!

  事实上,黄台吉已经死了两个月,赵瀚直到此时终于收到消息。

  ……

  北京。

  洪承畴坐在轿子里,对外面的喧闹呼喊声充耳不闻。

  他不敢听,也不忍看。

  黄台吉入关之后,接受了洪承畴的建议:善待前明大臣,善待士绅百姓,轻徭薄赋,免除苛役。

  京郊那些土地,只没收大明勋贵的田产。

  一时间,士绅归心,百姓顺服。

  洪承畴对此非常得意,认为自己拯救万民,虽然私德有亏,但也持有大义。至于崇祯,那是李自成逼死的,自己是在大明覆灭之后降清。

  不算贰臣!

  可现在的满清局势,已经不是洪承畴能控制的了。

  黄台吉染病而死,满清贵族开始内斗。

  豪格与多尔衮争位不定,相对弱势的多尔衮,提议拥立三岁的福临为帝。

  这个建议,获得大玉儿和济尔哈朗的积极响应,还获得许多蒙古贵族的支持。局面瞬间扭转,豪格独木难支,只能放弃继承帝位。

  为了巩固自己的摄政地位,多尔衮再次建议:

  第一,驱逐北京内城的汉人,内城改名为满城,只允许八旗子弟居住。

  第二,跑马圈地。京畿田产,八旗贵族可以随意圈占。

  这两条彻底推翻黄台吉生前的政策,尸骨未寒的黄台吉,估计能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。

  但是,满清贵族们对此热烈拥戴,多尔衮彻底稳固自己的摄政大权!

  就连洪承畴这种汉族大臣,都得收拾家当,立即滚出北京内城。

  “饶命,军爷饶命……啊!”

  “爹,娘,救命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到处是呼喊声,到处是惨叫声,听得洪承畴连忙闭上眼睛。

  将汉人驱离内城,可不只是驱赶那么简单。还伴随着打杀淫掠,有人家里的漂亮女儿,被满清贵族光天化日之下抢走。有人想带走地窖里的银子,不但银子没带走,房子被霸占,而且往往还遭到杀戮。

  在满清贵族看来,反正北京粮食不够,这些城市居民又不能种地,多死一些正好可以节约粮食。

  “哒哒哒哒!”

  一阵马蹄声响起,有满清官差沿街大喊:“尸体堆起来烧了,谨防大疫!尸体堆起来烧了,谨防大疫……”

  瘟疫早已蔓延到北京,驱离内城汉人,也是为了减少人口,减缓瘟疫传播的速度。

  “老爷,到了。”家奴喊道。

  洪承畴下轿走进新的宅邸,这是多尔衮赏赐给他的。

  走在院子里,洪承畴发现多处血迹。

  这些血迹只用水随便冲洗,根本就没有擦干净,裹着灰尘已经凝固为黑色。

  满人占据内城,汉人大臣住外城。

  至于外城那些房屋的原主人,但凡是有大宅子的,几乎都没什么好下场。无非驱逐杀戮,把房子腾出来,赏给洪承畴这样的官员居住。

  不多时,家奴又跑过来说:“老爷,家里的井水怕是喝不得,有人投井,都已经发臭了。”

  “买水喝吧。”洪承畴叹息。

  外城门口,还有旗人在挑选青壮。

  身强力壮的,姿色尚佳的,被挑去做家奴和丫鬟。

  这些基本是八旗小贵族、小军官,他们刚在内城分到宅子,还缺佣人使唤。被赶出内城的无家可归者,想要活命,就随便他们挑。不用给工资,赏口饭就可以。

  京郊附近的跑马圈地已经开始,大量士绅被驱逐离家,百姓留下来给满清贵族做农奴。

  一个士绅家庭,拖家带口,想要逃去南方避难。

  一队满清骑兵冲来,这些家伙,正准备跑马圈地。见士绅搬家时财货颇多,顿时眼红起来,军官大喊:“这些都是南边来的奸细,男的、老的、小的,全部杀了!”

  饿狼般的满清骑兵,兴奋冲杀过去。

  他们杀死老人、男人和小孩,掠走年轻女子,掠走士绅的财货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