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章 359【春联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361章 359【春联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61章 359【春联】

  第361章359【春联】

  “那边,那边也贴上!”

  “哎呀,你们贴歪了,再靠左边一点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贞芳满院子乱转,指挥佣人在各门贴春联。

  盘七妹也在忙活着,她今年学会了许多糕点做法,这几天一直亲手制作年货小吃。

  至于费如兰,笔走龙蛇写春联呢。

  春联很早就有了,但以前是挂木牌,明代才开始用红纸来写,而且似乎发源地就是南京。

  这是迁来南京的第一个春节,等到过年之后,赵瀚就会自立为吴王。都督府的下辖机构,也会跟着更换名称,一些部门需要扩充或者调整。

  吴王只是王号,未来的国号依旧没有确定。

  “夫君,你也来写一副吧,挂在大门口的。”费如兰拿着纸笔过来。

  赵瀚拿起毛笔,却听亲卫在门口禀报:“都督,秦老夫人来了。”

  “请他们进来。”

  赵瀚没有刻意的礼贤下士,他知道秦良玉昨天在游逛南京。

  秦良玉带着孙儿穿堂过院,沿途没有看到仆人成群。这让她有些意外,又觉在情理之中,似乎赵瀚府上就该如此。

  来到内院,赵瀚正在写春联。

  等着赵瀚收笔,秦良玉才拱手说:“见过赵都督。”

  赵瀚放下毛笔:“秦老夫人,久仰大名!”

  费如兰站在丈夫身边,屈身给秦良玉行了个万福礼。

  赵瀚笑着说:“在下刚写了副春联,还请秦老夫人品鉴品鉴。”

  秦良玉上前两步,念道:“百年天地回元气,一统山河际太平,国泰民安。好春联,好气魄!”

  端椅子众人围着坐下,费如兰取来小吃招待,又让惜月去沏一壶茶。

  赵瀚问道:“秦老夫人到南京可还住得惯?”

  “一切都好。”秦良玉回答。

  赵瀚笑问:“对南京观感如何?”

  “极好!”

  双方都没有直奔主题,秦良玉随口问道:“那些廉租房,为何租赁三十年,房产就归租客所有。”

  “既然租出去,除非强制驱离,否则没人愿意搬走。若是可以强制驱离,南京或许不出乱子,其他城市必然乱象频生,”赵瀚笑着说,“既然如此,百姓出三十年租金,官府勉强收回建房成本,把旧房子赠与百姓又如何?”

  秦良玉赞道:“都督考虑深远。”

  赵瀚继续说道:“分田也是如此,现在可以分到个人名下。时日越久,越难搞得清楚。三五十年过去,一两代人之后,田产必然归为某户。官府越是细分,就越要出乱子。到时候只能做出调整,规定某户田产不得超过多少,一户的人口不得超过多少。”

  秦良玉没想明白:“只要官府掌控户籍和田册,为何就分不清呢?”

  赵瀚解释说:“某家的女儿名下有田,嫁出去之后无法带走,这些田只能归为某户。官府可以强行插手,但根本管不过来,否则天天管这事儿就能把官吏累死。还有就是,某户的男儿,外出当官或者经商,多年之后把户口迁走,他名下的土地必然留给家人。一户两户,肯定能收回来,全国到处都有这种现象怎么收?”

  古代没有电脑,官府效率很低,这种事情多起来就无法禁绝。

  还是那句话,给出去的东西,你没法再收回来。

  想要收回来,就得扩充官吏数量,行政成本直线上升。

  各城市的官员住房,赵瀚都不敢建得太好,只比廉租房稍微阔气一些。

  这是在吸取大明的经验教训!

  朱棣迁都北京之后,就建了许多官员住宅,也是分给官员居住,等官员退休之后再收回。

  结果呢,只几十年时间,京官都没地方住了。

  因为越来越多的官员,在分到房子之后,别说退休,就连死了都不把房子交出。

  于是从明代中期,京官住的房子,要么皇帝赏赐,要么自己购买,要么出钱租赁。

  以北京高昂的房价,京官若是不贪污,每月交完房租之后,工资只能勉强过日子,请丫鬟仆人根本别妄想。

  赵瀚要在每座城市,都建一些楼房,让官员免费居住——注意,免费居住,不交房租的!

  异地调任,房屋退回,不退就撤职。

  致仕退休,房屋退回,不退就取消儿孙三代的做官资格,因为官员在老家是有户籍和房子的。

  这种政策看似严厉,估计持续时间也有限。等赵瀚死后几十年,或许就会出现官员霸占房屋的现象。

  所以,官员的楼房不能修太好。

  但又必须比廉租房好得多,否则会打击官员的积极性。

  官员住房,规格是两室一厅。

  而廉租房只有一室,穷人全家挤在一室!

  说实话,抑制腐败是个大问题。

  赵瀚给官员的工资,虽然比大明要高得多,却不能满足他们佣人成群的愿望。这在古代是理所当然的,似乎做官就该有很多仆人。

  秦良玉跟赵瀚聊得很融洽,从住房聊到官吏,又从官吏聊到民生。

  秦良玉突然说:“我在南京看到一种盘娘糖,是用番薯制作的。听说番薯产量很高还不挑地?”

  “石砫还没引种吗?”赵瀚问道。

  “只引种了苞谷(玉米),有时候也种高粱,”秦良玉叹息,“石砫山多地少,能种稻米的土地不多,土民都生活艰难得很。石砫还算好的,这些年轻徭薄赋。旁边的酉阳宣抚司,那才是一言难尽。本来就很穷困,土司还横征暴敛,前些年甚至激得土民暴乱。”

  赵瀚说道:“这种土司须得严惩。”

  秦良玉知道怎么严惩,昨天她问过南京勋贵的下场。

  上了年纪的全部处死,青壮打散了扔去各个矿山,女子嫁给移民北方的单身汉。若有孩童,由生母带着改嫁。

  手段非常残酷,还不浪费人力资源。

  秦良玉问道:“可否给些番薯种子,老身带回石砫引种。”

  “这个自然可行,”赵瀚说道,“选那些大番薯做薯种,埋到土里会发芽长藤。再剪下藤蔓插栽,一年就能插出几十亩番薯地,几年之后就能推广到整个石砫。”

  秦良玉笑道:“不料都督对农事也精通。”

  赵瀚摆手说:“我也只知一个大概,等老夫人回去的时候,我派几个精通番薯栽种的老农跟随。这细节之事,还得老农说了算。”

  马万年坐在旁边聆听,急得想要抓耳挠腮。

  祖母和赵都督都是大人物,却围绕农事聊得兴致勃勃,甚至一聊就是半个小时。不仅是引种番薯,还有如何开垦荒山,如何改良荒地土壤,如何组织百姓兴修水利。

  北伐呢?

  杀鞑子呢?

  皇子公主呢?

  石砫土司今后如何安排?

  “夫君,老夫人,马将军,请入内用餐了。”费如兰微笑着走来。

  众人转移到饭厅,赵瀚亲自给秦良玉倒酒。

  “老夫人,我一向是不饮酒的,今日就陪老夫人一醉方休。”赵瀚笑着说。

  秦良玉笑道:“老了,喝不得年轻时多。”

  赵瀚说道:“那就随意,我先敬老夫人一杯!”

  临近过年,官员放假,赵瀚也放下俗务休息。

  赵瀚待治下官吏并不苛刻,不但俸禄比大明更高,就连假期也比大明更多。

  从腊月二十七,一直放假到正月初三。

  元宵节放假三天。

  清明节、上巳节、寒食节,已在明代合而为一,加起来放假三天。

  端午、中秋、重阳、冬至,各放假三天。

  每旬放假一天,初九、十九、二十九休息,俗话讲就是逢九休一。

  非常人性化,让官吏有时间放松。

  放假期间跟大明一样,每个部门,必须留一两个人值班。

  当然,前线休息不了,负责移民的也没法休息。

  两杯黄酒下肚,秦良玉指着马万年:“我这孙儿,从小读书,弓马娴熟。他立志找鞑子报仇,能够在都督军中做一小卒?”

  “马兄文武全才,怎能屈做小卒?”赵瀚笑道,“正好我要扩编骑兵,马兄若是愿意,可做骑兵哨长。”

  秦良玉说:“老身知道大同军规矩严厉,军官须得论功升迁,让他去做小卒便可。”

  赵瀚摇头:“大同军就缺骑将,马兄做哨长已是委屈了,暂时只能统领一百骑兵。等战马繁衍开来,今后再次扩军,马兄统领三五千骁骑亦可为也。”

  “多谢都督!”马万年非常兴奋。

  他虽然从小练习弓马,但石砫根本没有成规模的骑兵。

  马万年一想到统率精骑,纵横沙场,所向披靡,那感觉就爽快得很。

  蓦地,马万年忍不住问:“都督如此年轻,敢问贵庚几何?”

  “快二十三岁了。”赵瀚笑道。

  马万年顿时无语,他比赵瀚还大一岁。

  秦良玉也有些惊讶,但并不纠结于此,而是问道:“皇子皇女何在?”

  赵瀚说道:“读书去了,中午在学堂吃饭,晚上才在家里吃。他们每日与我一同用餐的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秦良玉彻底放下心来。

  双方根本就不谈归附之事,更不谈归附之后的待遇,似乎谈那些东西都是多余的。

  (解释一下,三四层的小楼,用不了多少钢筋,甚至可以不用混凝土。就算使用,也只在每层过渡时浇一圈。至于框架结构,那是21世纪之后兴起的。)

  (求月票。)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