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4章 342【造反造反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344章 342【造反造反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44章 342【造反造反】

  第344章342【造反造反】

  皇城,西苑。

  正德在此养豹子,嘉靖在此修道法,万历在此开派对,天启在此当木匠。

  崇祯自登基以来,几乎不涉足西苑。他立志要做勤政之君,认为西苑玩物丧志,于是西苑就变成了摆设。

  而今,崇祯带着后妃,每天到西苑游湖。

  天高气爽,和风吹拂,生活原来如此美好。

  朝廷那一堆烂摊子,崇祯彻底撒手不管了。内廷交给司礼监,外廷交给内阁,随便他们怎么整,反正有没有皇帝都一个鸟样。

  皇后和妃子们,私底下往往哭泣,她们知道活命时日无多。

  但面对崇祯,她们又强颜欢笑。而且也没啥好争的,后宫变得极为和谐,居然学会了打麻将。

  是的,打麻将。

  这几年,王调鼎不仅给崇祯献书,还献上南方的许多新奇玩意儿。

  此时此刻,皇后跟妃子们,就在南海子的琼华岛上打牌。往东几百米是煤山,历史上崇祯上吊的地方,不知他现在选没选好将死之地。

  崇祯坐在窗前,眺望远方景色,身后是搓麻将的声音。

  太阳透过树荫照进来,不时吹送阵阵湖风,崇祯靠在椅子上惬意无比。

  他有时候会想,如果自己生在百年前,或许能这样安然度过一辈子。

  崇祯翻开最新版《大同集》,这是王调鼎留下的。

  “三原篇”带给崇祯极大震撼,他是“奉天承运皇帝”,赵瀚今后是“奉民承运皇帝”?

  抛开一切成见,崇祯现在可以心平气和的看书。

  他终于把《大同集》看进去了,也终于明白赵瀚为何会得势。但这没用,早十年明白也没用,“天”是他的法统来源,以民为本他就不是皇帝了。

  合上书页,崇祯写下一道中旨,让随侍太监带出去,交给司礼监和内阁过目,然后拿去制敕房写成真正的诏书。

  首辅薛国观看到圣旨内容,虽然震惊无比,却又不动声色,甚至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  难怪皇帝近日不理朝政,难怪皇子皇女突然消失。

  原来崇祯已经躺平了等死,还将公主下嫁给赵瀚,要册封那赵瀚做吴王。

  薛国观认认真真草拟诏书,交给制敕房和司礼监制诏落印,然后让礼部雕刻“吴王”和“驸马都尉”大印。

  几天时间,大印刻好。

  礼部、司礼监、行人司、锦衣卫……这些机构打破了头,抢着去南京给赵瀚宣诏,一是可以跟新君结个善缘,二是可以趁机南下避难。

  薛国观没想着离京,他在京城的浮财和产业,起码价值两三百万两银子。

  他离开北京能去哪里?

  回陕西送死吗?还是半路被匪寇劫道?

  他只能蹲在京城,等待新君到来,然后麻溜献城立功。李自成来了是这样,赵瀚来了还是如此,反正谁来北京他就降谁。

  当然,薛国观更希望赵瀚先来。

  毕竟朝廷早就传遍了,江西赵天王不抢银子,只是要强行分地而已。若那李自成来了,多半得拿出一笔,流寇可是出了名精于抢掠。

  由于崇祯不理朝政,官员们也自暴自弃了。

  大量银子不多的官员,干脆挂印而走,拖家带口往南京跑。他们不是去从贼,而是去投靠大明吴王。

  吴王的意义,大家都清楚。

  朱元璋在登基之前就是吴王!

  ……

  天津。

  天津城被围了,起义军还堵住大运河,这些人来自辽东那边。

  大量辽东百姓,跟随各堡守备将士,逃到山海关寻求避难。

  山海关总兵马科,忧虑兵力不足,趁机招揽这些辽东兵,一下子扩兵好几千人。

  但逃难百姓却无法安置,洪承畴试图搞屯垦。但他缺少粮食,只能安排两三千难民,其余难民都任其自生自灭。

  这些辽东难民散开,朝着不同的方向乞讨。远离山海关之后,迅速衍变为南北两股起义军。

  北边,没被洪承畴剿灭的贼首,带着两百多人的残部,从山里出来招收难民,再次壮大为数千人的力量。

  南边,由于没有饭吃,这些难民自发起事。

  一个断臂的退伍军人做首领,自称难民部队是“乞活军”。他们不杀百姓,甚至不杀地主,每到一地,就包围大地主的宅子,勒令地主赶紧交出粮食。

  “先生,河道被乱民堵住了。”士子薛宗周焦急进舱汇报。

  王调鼎微笑道:“莫慌,我出去看看。”

  驸马冉兴让有些惊慌,忍不住说:“要不先退回通州?”

  “不必。”王调鼎胸有成竹。

  袁继咸根本不管这些,坐在那里教皇子和公主读书。

  客船继续前行,很快就被包围。

  王调鼎站在船头,傅山和薛宗周负剑立其左右。

  王调鼎朗声说道:“把你们的头领叫来,我要送他一场大富贵。”

  “你是谁?”一个乱民质问。

  王调鼎并不回答,只是喊道:“插上旗帜!”

  大同军的军旗,插在客船各处。

  乱民们看不懂,陆续开始登船,将王调鼎围起来说:“把钱粮交出来,便立即放你们过去。咱家将军说了,日子都不好过,咱们是不会乱杀人的。若不交出钱粮,今天只有送你们去死!”

  王调鼎指着大同军旗问:“你们可知,这是谁的旗帜?”

  “皇帝老儿的旗子,今天也要留下买路钱!”乱民呵斥道。

  王调鼎笑着说:“这是江西赵天王的军旗。赵天王已经打下半壁江山,今后是要做皇帝的。把你们的头领叫来,我要送他一场大富贵,你们今后也能做从龙功臣。从龙功臣懂吗?就是跟着皇帝打天下的勋贵!”

  乱民们面面相觑,终于没再动手。

  不多时,一个独臂汉子过来,身体虽然健壮,脸颊却凹陷瘦削。他来到船上问:“这真是赵天王的船?”

  “你也知道赵天王?”王调鼎反问。

  独臂汉子说:“在辽东没听过,入关之后,却久仰大名。我还弄到一本《大同集》,赵天王是响当当的汉子。不瞒阁下,我这许多人,一路并不滥杀,就是为了南下投奔赵天王。”

  王调鼎心头狂喜,面不改色道:“随我去南京便是,你叫甚名字?”

  独臂汉子说:“我叫吴化普,原为辽东三山营的副操守。辽东各堡或降或逃,我带领士卒逃回山海关,总兵马科把我的士卒收编了。这厮嫌我残疾,少了一只胳膊,只给半斤米就将我打发走。”

  “原来是吴操守,”王调鼎拱手说,“带上你的人,跟我一起去南京。”

  吴化普说道:“粮食不够,得先在天津借粮食,否则走到半路就饿死了。”

  王调鼎笑道:“我去借粮。”

  王调鼎的士林威望不够,于是把袁继咸也叫上。

  两人来到天津城下,袁继咸大喊:“天津巡抚可在?”

  “城外可是季通兄?”一个官员把脑袋探出女墙。

  袁继咸笑着拱手:“原来是性如兄,好久不见。”

  天津巡抚叫丁启睿,大贪官丁魁楚是他的伯父。

  丁启睿问道:“季通兄为何在贼寇军中?”

  袁继咸笑道:“这些乱民,愿意南下投靠赵天王,我这就把他们带走。”

  丁启睿惊喜道:“乱民真愿离开?”

  “请季通兄给些粮食,拿到粮食立即便走。”袁继咸说道。

  丁启睿说道:“那好,我便给一百石!”

  吴化普大怒,拔刀出鞘:“我手下有几千人,你只给一百石粮,打发叫花子呢?”

  “天津粮食也不多了,二百石如何?”丁启睿讨价还价。

  吴化普说道:“至少要一千石!”

  丁启睿估计真没多少粮食了,呵斥道:“三百石,嫌少就打一场!”

  “八百石!”吴化普怒道。

  一番讨价还价,五百石成交。

  丁启睿让吴化普带兵退后,至少要退到运河对岸,他才敢派人把粮食送出来。

  就在士兵运粮的时候,出乱子了。

  一个天津守军扛着粮食抱怨:“咱们已经半年没发饷,口粮也饥一顿饱一顿。这么多粮食,不给自己人吃,还让咱们送出去给反贼。这他娘是什么道理?”

  “就是,老实当兵被欺负,索性咱们也跟着造反!”

  “外面那些反贼,说是要去投靠赵天王。不如杀了巡抚一起去?”

  “我可不敢去,听说赵天王要吃人。他的兵打仗输了,就要被杀了做肉粮。”

  “放屁,我听说赵天王仁义得很。”

  “这世道,哪个带兵的讲仁义?赵天王能打下南方,就是靠吃人肉,当兵的怕被杀来吃,一个个打仗都不要命。”

  “天津城里的读书人说,赵天王爱民如子呢。”

  “赵天王吃人肉,也是读书人说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天王究竟吃不吃人肉,这个话题争论不明白。

  但杀了巡抚造反,却已经达成共识。

  一群半年不发工资的士兵,甚至口粮都不给够,让他们把粮食送给反贼,你说当兵的会怎么想?

  “呸!”

  刘莽拔出腰刀:“弟兄们,杀了狗官,去南边投靠赵天王!”

  十三年前,刘莽是个管队。

  十三年后,刘莽还是个管队。

  如今连饭都吃不饱,他已经没有念想了。杀官造反南下,不管赵天王吃不吃人,反正到了南边不用面对鞑子。

  “杀呀!”

  数百负责搬运粮食的士兵,在城门口折身杀回。

  先是砍死带兵武将,接着冲上城楼,将满脸惊恐的巡抚给乱刀劈成肉酱。

  (长平公主是否是满清追赠的,暂时没有定论,咱们也不去争论,上一章已经改为坤兴公主。)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