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324【日暮西山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326章 324【日暮西山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26章 324【日暮西山】

  第326章324【日暮西山】

  崇祯十二年,十月。

  赵瀚下令兵分两路,一路坐船接收福州,一路南下接收汀州。有负隅顽抗者,悉数剿灭,投降或逃跑的官员,数量几乎各占一半。

  这些年,福建爆发十多次起义,又兼屡次遭遇旱灾,无论士绅官民都不想打仗了。

  四个字:人心思定。

  江西刚刚收获的秋粮,运了不少去福建赈灾。湖南的粮食,则大量运去江浙一带出售。赵瀚治下的几省地盘,这次终于能够休养生息。

  北方却更加混乱。

  郧阳、襄阳的官兵,已经断饷半年之久,平时吃喝全靠洗劫百姓。

  巡抚王鳌永请求拨发军饷,总计白银十多万两。如果朝廷没钱,请求发放盐引,招商支卖盐引来抵扣军资。

  崇祯答应了。

  其余各路官军,也用盐引抵扣,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兑现。

  一时间,盐引超发,迅速贬值。

  徽商、秦商和晋商损失惨重,为了平息商贾怨怒,两淮巡盐御史加强盐场管理。

  如此做法,商人倒是高兴了,却把盐枭和灶户逼反。

  特别是烧盐的灶户,如果不造反,只剩下死路一条,因为他们全靠卖私盐活命。

  盐枭郑国凤聚众起兵,两淮灶户群相呼应,杀死各盐场的场监,旬月间拥兵三万余,占领如皋、海门、泰兴、通州(南通)四县。

  盐商们炸了。

  徽州盐商和山陕盐商,以前互相打出狗脑子,这次联合起来出钱募兵,协助地方官去镇压盐枭起义。

  徽商更是不断写信,请求赵天王出兵,赶紧把两淮地区拿下。

  赵瀚置若罔闻,一直按兵不动,等明年夏收之后再说。

  两淮打得热闹,湖北被张献忠占了四府之地。

  “曹操”罗汝才,本来跟着张献忠混,前段时间两人闹翻。起因是张献忠徇私,把地盘都给干儿子和部将,罗汝才忙活半天只有两县之地。

  罗汝才率军东奔大别山,拿下商城、固始、光州、光山、息县、罗山等县。

  这个举动,把河南官兵吓坏了,他们正在围剿李自成,罗汝才突然在背后疯狂发育。

  ……

  新郑。

  “咳咳咳!”

  杨嗣昌连声咳嗽,咳得直不起腰杆,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。

  这个大明最有权势的文官,此刻已经须发皆白。相比去年的精力充沛,仿佛已经老去二十岁,脸上不知何时布满了皱纹。

  洛阳城高池深,李自成打不下来,随着宣大边军南下,闯王再次被撵着跑。

  什么屯田,什么建制,这些政策都没法搞,他只能继续当流寇。

  李自成艰难,杨嗣昌同样艰难,各路军队都在闹饷。

  “报!”

  “虎大威、猛如虎、左良玉,联手袭破贼营,斩敌五千余,闯贼遁往鄢陵!”

  杨嗣昌激动得站起来,脸色带着病态红晕,连连说:“好,好,打得好,令各路军将报功上来。”

  “咳咳咳咳咳!”

  杨嗣昌再次咳嗽,咳了一手鲜血,他偷偷擦掉血迹,不敢让任何人看见。

  翌日,各方战功报上,杨嗣昌拟定报捷文书,立即派人发往北京那边。

  朝廷已经没钱赏功,杨嗣昌只能请爵,请求把虎大威、猛如虎、左良玉全部封为伯爵,其余将领也都封妻荫子。

  如果不这么干,他没法指挥军队,朝廷欠饷太严重了。

  “督师,有太监来了!”

  报捷文书刚送出去,突然有太监来新郑宣旨。

  这份圣旨并不正式,太监屏退左右,对杨嗣昌说:“杨阁老,陛下问你,什么时候能剿灭闯贼?”

  “前些天刚大胜一场。”杨嗣昌回答。

  太监叹气道:“陛下命你快快剿贼,抽调精锐救援锦州!若是……半年之内不能平贼,陛下就要换一个人来督师。”

  杨嗣昌都懒得辩说,有气无力道:“定然竭尽全力。”

  军中财货已然不多,杨嗣昌取来五百两,赠与太监做孝敬银子,又反复解释自己也没钱。

  太监春风拂面,离开军营就冷笑:“这杨阁老恁地小气,五百两打发叫花子呢?”

  杨嗣昌身心疲惫,碍于皇帝命令,只能让各部加速包围李自成。

  李自成不断向南转移,意图与罗汝才合兵。

  至十一月,李、罗合兵息县,拥众将近二十万人。

  双方在一个叫铜钟店的小镇对峙,互相进行小规模试探,谁都不敢擅自发起进攻。

  对峙半月,李自成、罗汝才突然夜里拔营而走。

  杨国柱、王朴、左良玉认为是诱敌之计,下令不要追击。猛如虎、虎大威却带兵追赶,认为这是破敌良机。

  杨嗣昌坐镇帅帐,难以制止追敌行为。他怕猛虎二将中了埋伏,于是让杨国柱、王朴、左良玉一起追敌,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。

  三人不敢违抗命令,但又不愿追进山中,行军几里路便停下,派出哨探去打听情况。

  猛如虎、虎大威已经杀疯了,一头追进山区,十多万流寇四散而逃,崩溃得漫山遍野都是。

  左良玉半夜得到胜利消息,哪里舍得这个机会?立即带兵追来,打算趁机捞一笔战功。

  “杀灭左贼!”

  左良玉进山之时,已经天色微亮,屁股后面突然杀出一队骑兵。

  却是李自成、罗汝才心狠手辣,把自家十多万步兵当诱饵,任由官兵追杀驱赶,各自带着精锐老营远远埋伏。

  四千多流寇老营骑兵,在晨光之中冲出,朝着行军半宿的左良玉杀去。

  “快撤!”

  左良玉惊骇莫名,以为进山的猛如虎、虎大威已经战败,还没接敌就带着家丁骑马开溜。

  这次突袭,左良玉麾下步兵尽丧。

  李自成、罗汝才追杀一阵,很快进山继续作战。

  十多万流寇四散而逃,猛如虎、虎大威已经追疯了。追起来根本收不住,麾下将士到处杀贼抢财货,两人身边只有家丁骑兵还在。

  李自成、罗汝才进山之后,带着四千多老营骑兵,见到分散的官军就冲杀。

  一路杀过,跟随溃逃的官兵,很快就找到虎大威的家丁亲卫。

  又是骑兵对决,四千多对阵一千多,前者还是突然杀出。

  虎大威哪里敢战?当即选择逃跑。

  追杀至中午,双方皆人困马乏。虎大威马失前蹄,猛然坠地,被罗汝才冲来一刀砍死。

  至于猛如虎的军队,正在山中运输财货,还押解着一千多俘虏。

  “虎大威已死!”

  罗汝才用长枪举着虎大威的头颅,李自成让人高举虎大威的旗帜,并且命令骑兵一起高喊。

  猛如虎回头一看,头颅没看清楚,旗帜却正是虎大威的将旗。

  “撤!”

  猛如虎不敢恋战,扔下步卒,带着家丁骑兵就跑。

  这一战,李自成、罗汝才的步卒,大概跑散了六七万人,而且被官兵斩杀数千。

  但是官兵这边,左良玉、猛如虎的步卒尽丧,虎大威直接被歼灭。

  只论损失的军队数量,李自成、罗汝才肯定输了,但他们其实打了个大胜仗。

  别看有十多万流寇,但步卒大都属于消耗品。两人的精锐部队,加起来也就四千多骑兵,另有几千老营步卒,带着家属在防守息县县城。

  帅帐。

  接到军报的杨嗣昌,颓然坐下,双眼无神看着前方。

  单看双方战斗力,官兵是不可能输的。

  “怎么会败呢?”杨嗣昌怎么也想不通。

  连续几份塘报发来,各路将领互相指责,无非是轻敌冒进、畏敌不前这种说辞。

  杨国柱、王朴的兵马,直到现在还没打仗,他们猜到有问题,于是选择按兵不动。

  虎大威、猛如虎最先追敌,追得完全丧失建制。

  左良玉先是不敢追,听到大胜又去追,被杀个措手不及。

  官军的几路人马,完全在各自为战,根本没有拧成一股绳。

  “噗!”

  杨嗣昌一口老血喷出,当场昏倒在军营。

  ……

  北京。

  崇祯如遭雷击,不可置信道:“杨阁老病逝了?”

  “陛下,这是杨阁老的遗信。”

  崇祯双手颤抖,仔细阅读遗书。

  杨嗣昌先是自责,说自己有负皇恩。又说明此次战败的原因,皆因将领不听军令所致,一起追或者都不追,就不会出现如此大败。

  最后,杨嗣昌推荐陈新甲做兵部尚书。

  崇祯放下杨嗣昌的遗书,强忍着没有哭出来,他知道大明彻底没救了。

  赵瀚占据江南,属于致命一击,朝廷只剩两淮盐税可用。

  而今,盐枭和灶户起义,导致朝廷连盐税都没法收,盐引已经变成一张废纸。

  朝廷没钱了,京城正在闹米荒,米价已经涨到五两银子一石。

  便是北京城内,都开始有百姓缺粮饿死!

  鞑子正在围困锦州,李自成、罗汝才肆虐河南,张献忠在湖北疯狂扩张。山东漕军起义刚按下去,两淮盐枭灶户又在造反。

  对了,四川也有起义军,而且已经出现十多股,秦良玉正在四川奔走平叛。

  由于饥荒严重,北直隶百姓起义,蓟镇官兵正在镇压。

  崇祯已经陷入绝境,辽东那边没法救援,他连大军的开拔费都凑不出来。

  祖大寿那些辽东将领,只能自己慢慢守城,等到断粮之日肯定投降。援兵是等不到的,最多让洪承畴带着蓟镇兵去救,而且还得先把北直隶起义军先平了再说。

  崇祯把儿女都叫来,难得吃一顿好的。

  他看着这些儿女,实在不忍心,突然想起王调鼎的传话。

  把儿女送去南方?

  崇祯前后派了几拨锦衣卫去南边,知道赵瀚有“仁善”之名。不管是真仁善,还是假仁善,终归要顾及名声,或许不会对皇室痛下杀手。

  把事情想通了,崇祯又犹豫不定,若把儿女送去南边,大明皇室颜面何存?

  (抱歉,看漏了一个盟主,感谢Readerk的盟主打赏。)

  (先缓缓,今天只有两更。)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