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278【煎熬】_朕
笔趣阁 > > 第280章 278【煎熬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80章 278【煎熬】

  第280章278【煎熬】

  卢象升很累,身心疲惫。

  不管是原有历史,还是这一个时空,今年都有是否议和的大争论。

  但战和之争,在清军抵达北京时,就实质上已经结束。

  兵临城下,还议和个鬼啊?

  满朝君臣再怎么智障,也不会幻想满清打到北京还能议和。

  历史上,卢象升、杨嗣昌、高起潜的矛盾核心,并非《明史》所写的主战与主和,而是战略方针完全不同!

  卢象升属于“主战派”,主动作战,伺机歼敌。

  高起潜属于“避战派”,囤积重兵,消极防守。

  杨嗣昌属于“稳战派”,分兵守城,切忌浪战。

  杨嗣昌和高起潜,都指望满清抢完就走。唯一的区别,是高起潜完全不敢打,杨嗣昌在十足把握之下愿意打。

  为了阻止卢象升冒进浪战,杨嗣昌甚至故意拖延粮草供给。

  “督师,粮草快不够了!”

  “再派人回去请粮。”

  卢象升不但在跟满清作战,还在跟身边的文官武将作战。

  即便杨嗣昌调离北京,情况依旧无法改变。

  因为高起潜不愿打野战,卢象升麾下将领也不愿打野战。于是,前者克扣粮草,后者阳奉阴违,以此来逼迫卢象升不要乱跑。

  像王朴这种将领,统兵八千,关键时刻很可能不战而退。

  对于边镇武将来说,即便整个北直隶被抢光了,只要不被满清打下北京即可。百姓被烧杀抢掠,这事儿与他们无关,他们只想保住自己的部队。

  保住了部队,就算大败而归,皇帝都不敢从重处罚。

  失去了部队,就算大获全胜,也有可能莫名其妙丢官下狱。

  既如此,为何要主动寻求野战?

  远隔两三百里跟着,等满清抢完离开,他们再“收复”失地不好吗?

  卢象升正在巡视军营,突然有一处闹腾起来。他连忙骑马过去,半路碰到报信的,立即问道:“出了何事?”

  “督师,李重镇部闹饷,说已经两个月没发饷了。最近还在减餐,都抱怨吃不饱。”报信者说。

  卢象升无奈叹息,骑马过去安抚闹饷士卒。

  他手持尚方宝剑,总督天下勤王兵马。可高起潜却是总监,监督天下兵马,杨嗣昌不在北京,粮草全被高起潜控制。

  如果卢象升真被害死,绝不可能是被一两人陷害。

  而是负责带兵的文官武将都要害他,只有卢象升死了,大家才不用打硬仗。只有卢象升死了,才能安心守城,等着满清自己离开!

  “报!!!!!”

  卢象升刚把闹饷士卒安抚住,突然有探子来报:“督师,鞑奴围困巨鹿,巨鹿知县派人求援!”

  “再探!”

  卢象升召集众将议事,说道:“奴军就在巨鹿城外,明日开拔南下!高监军(高起潜)的大军在临清,我已派人请他合兵杀敌!”

  “此必鞑奴围城打援的诱敌之策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王朴说道。

  李重镇则说:“皇帝还不差饿兵,士卒缺粮缺饷,士气低迷,不给足粮饷哪能打仗?”

  李国柱叹息道:“等高监军的部队合兵再说吧。”

  虎大威和其他将领低头不语,显然也不同意救援巨鹿。

  卢象升手握尚方宝剑,对这些将领毫无办法。

  因为武将们说得都对,满清肯定在围城打援。而且,皇帝不差饿兵,不给足粮饷的话,士卒很可能爆发兵变。

  强行下令进攻,或者杀人立威,立即就会有兵变发生!

  卢象升只能作罢,一边等着粮草,一边等着高起潜过来合兵。

  关于粮草短缺,还真不全是高起潜故意刁难。

  满清沿途大肆破坏,官兵无法就地征粮,只能从北京运过来。他们撵着满清南下,粮道越拖越长,都已经快到山东地界了。

  本就不多的粮草,高起潜自然先补给自己,剩下的零碎再扔给卢象升。

  卢象升就这么一直等着,粮草好歹等来少许,高起潜却在龟速行军。临清与巨鹿只有百余里,而且沿途都比较平坦,高起潜的四万大军足足走了十天。

  双方通过信使联络,约好南北夹击清军。

  高起潜扎营不动,想让卢象升先打一场。卢象升若胜,他就乘胜追击;卢象升若败,他就退守临清。

  卢象升信心满满准备合击,谁知麾下将领全都不动。

  那些家伙,再次撺掇士兵闹饷,而且是宣大各部一起闹。不把粮饷给足,坚决不肯前进。

  卢象升大怒,祭出尚方宝剑,接连斩杀二十多个闹事军官。

  高级武将他不敢杀,低级军官却无所谓。

  终于,整顿两日,全军出发。

  此次入关的清军,到底有多少兵力,大明现在都还没搞明白。只知道除了炮兵,其余皆为骑兵,而且兵分三路南下劫掠。

  巨鹿这边,大概可能有一万左右满清骑兵。

  卢象升带兵杀去,至巨鹿县城数里,迎面两千敌骑奔来。

  “驱离便可,莫要追得太远。”卢象升派遣骑兵追击,他麾下共有七千骑兵。

  这两千满清骑兵,似乎没想过接战,见到大明骑兵出来,立即转身就逃跑。而且各种绕弯子跑,目的只是迟滞卢象升的进兵速度。

  哨骑已经发现清军大营,但不敢太过接近。

  卢象升率领大军,小心翼翼逼近。又拖了半天,终于发现情况不妙,满清的巨鹿城外大营居然是空的,只有掠来的几千头运粮牲畜,甚至连男女丁口都没有掳掠!

  今年鞑子破关,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。

  在战争的前两三个月,只是不断的搞破坏,没有大肆进行抢劫。

  作战意图很明显,满清在北京周边打了败仗,于是分兵把明军往南边拖。明军的补给线越拖越长,各部矛盾越来越多,士卒越来越疲惫,满清再伺机消灭有生力量。

  历史上,卢象升只剩五千兵,满清就去攻击卢象升。

  而现在,卢象升有两万四千人,高起潜有四万人。满清吃过卢象升的亏,直接跑去打高起潜,留下一座空营迷惑卢象升。

  “高总监危矣,快快去救援!”卢象升站在空营内大惊失色。

  那些边镇武将,却一个个欣喜不已。

  他们救下了巨鹿县城,还夺回数千头牲畜,夺回牲畜驮运的许多粮草。

  都是战功啊!

  ……

  却说高起潜带兵过来,直接绕去鸡泽县驻扎。此时的鸡泽县城,夹在滏阳河与洛河之间,有两条河保护自然安全得很。

  这货就没想过要打仗,否则的话,绝不可能驻军在这种利守不利攻的地方。

  怕什么,就来什么。

  高起潜和少量心腹住在城里,大军则在城外扎营——巨鹿县城不大,四万士兵不可能全塞进去,而且还有无数粮草辎重,只有守城才会把大军放进去。

  这天中午,他喝得酩酊大醉,正在城里呼呼睡午觉。

  一个太监惊慌跑来:“不好了,奴军渡河了,正在朝鸡泽杀来!”

  “多少人?”高起潜惊慌询问。

  “不晓得,怕是有两三万骑兵!”小太监回答。

  屁的两三万,这一路清军,顶多能有万余骑兵。

  “快快让大军进城拒守!”

  鸡泽县城很快城门开启,骑兵率先入城。渐渐的,已经能听到隆隆马蹄声,四万大军顿时惊慌失措,不要命的往城里面冲。

  “关闭城门!”

  “放箭,放箭!”

  不是对着满清放箭,而是对着城外明军放箭,城门口也开始自相残杀。

  马蹄声越来越近,眼见无法进城,剩余士卒立即往南边溃逃。

  四万大军,只有一万二千多精锐进城。

  剩余二万八千人,一半以上是民夫和辅兵,就这样暴露在满清屠刀下。

  清兵一路追杀,将城外明军杀散之后,头也不回的朝广平府城而去。他们要继续劫掠粮草,继续引诱明军南下,继续拖长明军补给线。

  高起潜站在城楼,望着清军南下,顿时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,还好,鞑奴没有围困鸡泽。”

  又过一日,卢象升带兵来援,被高起潜怒斥畏敌不前。

  弹劾奏章,已经发往京城。

  至于内容嘛,两人合攻满清西路大军,高起潜英勇作战,卢象升畏敌不前。致使无法形成合攻之势,痛失歼敌良机,导致高起潜吃了一场大败。

  又过数日,高起潜与卢象升麾下武将串联,很快搞出一场闹饷兵变。

  高起潜发出第二封弹劾奏章,指责卢象升贪墨军粮,只顾自己麾下标兵,导致宣大边军将士兵变。

  还是那句话,除了卢象升,没人愿意打仗。

  卢象升究竟是被弄死,还是被抓去下狱,他们都无所谓。只求卢象升别再做统帅,再这样打下去,各路兵马都要被清军吃完了。

  说实话,如果抛开私心,很难分清谁对谁错。

  卢象升的战略决策,在前期是肯定正确的。但如今拖到后期,战线拉太长了,根本没法再打,继续野外作战,还得被清军各个击破。

  卢象升的天雄军扛得住,其他部队哪扛得住这种远距离追击战?

  作为一个全军统帅,如此局面,不能乱来。

  可又不能不打,总不能放任满清烧杀抢掠吧?

  换谁来坐这个位子,都得跟卢象升一样纠结。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。

  大明,没救了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