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173【巡抚来投?】(为盟主“寒秋子_朕
笔趣阁 > > 第175章 173【巡抚来投?】(为盟主“寒秋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5章 173【巡抚来投?】(为盟主“寒秋子

  第175章173【巡抚来投?】(为盟主“寒秋子”加更)

  吉安,总兵府。

  原登莱巡抚王廷试,手里握着一本《大同集》,对守门侍卫说:“烦请通报孟暗先生,就说南昌故友造访。”

  侍卫见王廷试年纪不小,又是李邦华的老朋友,顿时不敢怠慢,连忙进去通报。

  不多时,王廷试被请进去。

  李邦华没有喊出对方身份,只惊讶道:“竟真是贤弟来了?”

  王廷试举起手中的《大同集》,微笑着说:“愚弟在南昌获得此书,拜读之后,夙夜难寐,方知世间果有真龙之主,因此特来投奔之。”

  “贤弟请稍待,愚兄立即向总镇引荐。”李邦华说道。

  王廷试拱手道:“多谢孟暗兄。”

  李邦华踱步走向赵瀚的办公室,获得许可之后,进去就说:“总镇,原登莱巡抚王廷试来了,手里还拿着本《大同集》,说是前来投效。”

  赵瀚没有什么惊喜,而是笑道:“巡抚可是朝廷大员,他竟然主动从贼?”

  李邦华说道:“这厮被罢官好几年,又家住南昌,族人并无大官。他估计想豪赌一把,赌这大明朝廷没救了,赌总镇能够夺取天下。即便总镇不能夺取天下,只要能占据江西,南昌王氏也算赌对了。”

  “此人如何?”赵瀚问道。

  李邦华说道:“肯定是有才干的,而且通军略。不过嘛,有些贪婪,卑下而媚上。”

  赵瀚笑着说:“橘生淮南,不必苛责。既是媚上之人,自懂得察言观色,自晓得揣摩我的心思。我不容贪污,他若真个聪明,就知该如何做事。便说那首辅温体仁,分文不贪,能力卓绝,此人若在我手下,必为当世之贤相良臣。有怎样的君,就有怎样的臣。”

  “总镇用人,有大气度。”李邦华非常高兴,他觉得赵瀚更合格了,已有海纳百川之心胸。

  不多时,王廷试被请进来。

  初次见到赵瀚,王廷试颇为诧异,没想到赵瀚如此年轻,他还以为庐陵赵贼有三四十岁呢。

  事实上,除了铅山来的小伙伴,没人知道赵瀚的真实年龄。

  包括李邦华在内,都以为赵瀚至少二十五六岁,只是长得有些脸嫩而已。

  “南昌王廷试,拜见总镇!”王廷试略微错愕,便立即恢复正常表情。

  赵瀚笑着说:“先生快请坐。”

  王廷试手捧《大同集》,赞美道:“吾在南昌,偶然觅得此书,仿佛夏日饮冰,只觉神清气爽。救天下者,非总镇莫属!”

  好嘛,一个马屁精。

  赵瀚哈哈大笑:“原来如此,先生与我乃是知己也。”

  王廷试又开始痛骂皇帝:“崇祯小儿,刚愎自用,不似人君。便说那辽东之事,文臣有错,武将有错。错最大者,便是崇祯本人!”

  李邦华眉头紧皱,非常厌恶王廷试的人品,你就算投奔新主,也用不着诋毁旧主吧。

  “敢问先生,崇祯如何错了?”赵瀚说道。

  王廷试问道:“总镇可知袁崇焕与毛文龙?”

  “知道。”赵瀚点头说。

  王廷试叹息道:“当时,在下身为登莱巡抚,正好就夹在他们中间。毛文龙之死,我是全程参与啊,到最后我也被罢官了。”

  对于袁崇焕和毛文龙的纠葛,赵瀚完全搞不清楚。李邦华当时在督理河道,也没有亲身经历。

  赵瀚说道:“还要请教先生原委。”

  王廷试说道:“事件起因,是崇祯元年二月,当时皇帝正在清查阉党。御史潘士闻,为了讨好新皇立功,便弹劾毛文龙攀附阉党,并与四个太监结拜为兄弟。还弹劾与毛文龙结拜的太监,暗中挂魏忠贤穿龙袍、戴冠冕的画像,日夜焚香参拜。”

  “崇祯就信了?”赵瀚好奇道。

  王廷试说道:“此非信与不信之论,即便属实,亦当放过。毛文龙镇守要地,如何能轻易动得?”

  赵瀚又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  王廷试说道:“朝中稳重之臣,皆劝此事不可追查,崇祯当时倒还听得进劝谏。可仅过了三月,登莱巡抚孙国桢,又弹劾毛文龙勾结阉党谋反,弹劾太监王国兴假传圣旨召毛文龙出兵。”

  这种弹劾纯粹就是扯淡,或许魏忠贤当权时,毛文龙攀附过阉党。

  可魏忠贤都死透了,毛文龙还勾结太监谋反?

  肯定是登莱巡抚孙国桢,跟毛文龙有私怨!

  “先生请继续讲。”赵瀚说道。

  王廷试叹息道:“崇祯也知毛文龙重要,因此将孙国桢、王国兴全部下狱论死。可崇祯多疑,一面重用毛文龙,一面又怀疑毛文龙,于是派我去清查东江镇的兵额!无非是害怕毛文龙谋反,朝廷以军饷来进行控制。”

  “坏事了。”李邦华在旁边来一句。

  “可不就坏事了?”王廷试叹息道,“东江镇只有两万多兵,却有辽东难民无数,岛上又没法种粮食。毛文龙的军饷,不但要养兵,还得养难民。更何况军饷出京,哪能足额发到东江镇?崇祯此举,非但不能控制毛文龙,反而是把毛文龙往死里逼。”

  王廷试继续说道:“恰巧此时,抓到一个鞑子奸细。这奸细说,毛文龙与鞑酋密议,鞑子攻山海关,毛文龙攻山东。”

  “崇祯信了?”赵瀚惊讶道。

  “不信都不行,”王廷试叹息,“就在抓到鞑子奸细的第二个月,毛文龙纵兵劫掠登州,鞑子也恰好出兵辽东,把奸细招供的内容给应验了。”

  好嘛,这可真够巧的。

  若是换成赵瀚,估计也容不得毛文龙,不管是否巧合都得进行处理。

  当然,崇祯的处理方法,简直一言难尽。

  崇祯只按两万多兵额给军饷,除去文官截留的银子,简直就是想把东江镇官兵饿死。

  袁崇焕其实非常照顾毛文龙,在劝阻无果之后,请求给毛文龙发双倍军饷。

  这个提议,被崇祯一票否决。

  而且,还下旨让毛文龙,把天启年间冒领的军饷吐出来!

  不但不发军饷,还让毛文龙倒给朝廷银子……

  毛文龙顿时炸了,再次纵兵劫掠登州,想给皇帝一点颜色看看。

  崇祯也怒了,直接停饷。用东江镇现在该发的军饷,来偿还天启年间冒领的军饷。

  停饷半年,东江镇军民饿死无数,毛文龙只剩下造反一个选择。

  军国大事,变成君臣之间的斗气!

  当然,满朝文臣也得背锅,他们在怂恿崇祯那样做,其中还掺杂着利益和私怨。

  袁崇焕夹在这两人之间,还能怎么做?劝不动皇帝,只能把毛文龙杀了,再不杀毛文龙,东江镇也必然投敌。

  袁崇焕对毛文龙的态度,那得分阶段,他初期是想帮毛文龙搞来军饷的。

  眼前这个王廷试也倒霉,他就是被崇祯派去清查兵额的。一切都奉皇命行事,结果朝廷把东江镇逼反,崇祯不敢对袁崇焕下手,居然把怒火发在他身上,罢官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起复。

  这些年,王廷试越想越憋屈。

  既然皇帝过河拆桥,老子为什么不能从贼?

  在赵瀚面前说这么多,王廷试的用意,并非诋毁旧主那么简单,还是在表明自己真心从贼,表明自己对朝廷彻底失望。

  赵瀚突然笑道:“先生想做什么官?”

  王廷试拱手说:“做官非我意,惟愿追随总镇匡扶天下!”

  “那好!”

  赵瀚一拍桌子,笑着说:“先生可回南昌募兵,做那巡抚的幕僚。先生自己招募的子弟兵,当然可以自己发饷,自己训练,到时候再反戈一击!”

  王廷试和李邦华都惊到了,赵瀚的思维天马行空,竟然能想出这么阴损的毒计。

  赵瀚说道:“临江府一战,官兵钱粮损失无数。下次打仗,要么是明年夏收之后,要么是明年秋收之后,先生可以明年春季再募兵。也不用招募太多,一两千士兵足矣,关键时候能够起到奇效。”

  王廷试思来想去,觉得这个计谋可行,他说道:“在下倒戈之后,请总镇顺势攻占南昌,否则我的家族不保。”

  “那是肯定的。”赵瀚满口答应。

  又谈到许多细节,还有今后南昌王氏的待遇。

  赵瀚说道:“田政不能改,每人只能保留二十亩地。但是,先生练兵之消耗,我定会多多赔偿。一旦事成,先生可直接来总兵府做官,不必从下面开始做起。而且,如果王氏愿意经商,我会给予一定的优待。”

  “愿为总镇效力。”王廷试拱手道。

  在来见赵瀚之前,王廷试就考察过临江府,再对比南昌府那边的施政,他觉得赵瀚肯定能拿下江西。

  到时候,王氏肯定逃不过分田,那还不如尽早来投靠。

  为了不惹人注意,王廷试独自离开总兵府,赵瀚和李邦华都没有相送。

  王廷试踏出大门,顿觉心胸开阔,他总算又有机会做官了,上次被罢官实在太让人郁闷。

  既然做过朝廷大员,谁又愿只做个富家翁?

  王廷试从一个“富商”身边走过,只听那“富商”说:“烦请通报赵总镇,就说铅山赵瀚来访。”

  都姓赵,难道是赵言的族人?

  王廷试忍不住转身多看了两眼,费映环微笑着拱手,王廷试连忙还礼。

  一个被罢官的巡抚,一个即将赴任的知州,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互相作揖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71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71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